2010年4月8日

長大,只能這樣嗎?

這是一篇嚴肅文,本人在一口氣喝了半杯choya梅酒後,目前呈現意識不清的狀態,所以請原諒我可能要像個中年大叔喝醉酒就開始說教話當年...

呦。


關於長大,我們都一路上載沉載浮著---約莫在這樣反覆的狀態下長大。

例如,真的感受到長大的時候,我們開心著。但當不順遂、覺得自己怎麼白痴的像個孩子的時候,內心又多半壓抑自己長大、反抗長大。


一種是:這不是肯德基型

大概就是想給自己留條後路:

「是我不想長大,不是我不能!就先幼稚一段時間吧!反正!人生無常!反正!沒人care!反正!我就是這麼幼稚!(雙腳在地上磨蹭)」

或是:自以為楊乃文型

「標準你們怎麼定,隨便,總之我不喜歡。我有我自己對長大的標準。(冷靜,翻白眼)」

呵。好殺。但偏偏楊乃文也不是走這種叛逆反骨的路線,但我們誤會了只要堅持己見,就是做自己。




人生就這麼一遭,何必處處反骨?

那天凱倫在信中提醒公司的大家,這句話雖短,但讓我深深刻在腦子裡。除了反覆假想凱倫如果當面講,可能會用演的方式來闡述這句話的精神以外,我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真的把人生花在莫名其妙的力氣上。

To make things better,不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嗎?那我們反抗個屁阿~~(中年大叔翻桌)

天啊我現在好想吐。


總覺得,長大的人,會學習照顧環境和他人。但拒絕長大的人,比較習慣被環境照顧,當然,也會習慣要求環境。

乍看之下,長大的人好像很虧,但學會照顧環境的人,其實也在過程中,學會照顧自己。因為自己和環境,從來不是對立的~

是共生共存的,我們是阿凡達!!我們是尊重山神的原住民阿!


所以公,長大,不會總是沈重,除非你根本沒打算照顧好未來的自己---或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