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6日

細肩帶上的咖啡香

我必須承認,我真的很愛換版面。什麼媒體什麼形象,好啦,黃大仙真的好做作。而且我也要承認,真的很難放部落格假,每天都想寫東西!總之我現在真的只能以上台繼續若無其事的寫,向大家道歉,這種事,真的很難以不變應萬變...

本週末的精采記事,照片也已經上傳至【95.8.5 細肩帶的咖啡香】相簿,歡迎點閱。

  (菲比霞:這小孩的手在幹麻....)


好姊妹的週末約會

昨天中午我們一行人在我跟Kiwi的邀約與推薦下,浩浩蕩蕩去吃亞米屋。唉,每次都很想把亞米屋的外觀拍下來給大家看,但總是一看到它就急著進去點餐,跟一看到菜就急著把它吃掉是一樣的猴急。

這大概是因為在黃大菲我的心中,有一張 Priority list ,上面總是「eat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nything else.」雖然我曾經假裝、或說強迫自己「更」喜歡做別的事,但最後「eating」這件事總是會悄悄地再攀升回 TOP 1。

所以...遺憾了、殘念了,下次,我會再試著走進餐廳前就記起要拍照這件事....。

 

最愛的玩具是啥?還在你身邊嗎?

吃完了美食,我們到了國立歷史博物館去看「西班牙玩具展」。真的很可愛的一個展覽,喚醒了很多我們童年的記憶。

好比說:印象中好像我小時候常玩芭比娃娃,但是當我開始回想我最愛的芭比娃娃是哪一個的時候,才赫然驚覺:其實我小時候好像也沒有特別喜歡玩芭比娃娃,從來也沒有一隻專屬於我的芭比。.....到底是我被主流的意識型態制約太久,始終認為「女孩子就是要玩芭比娃娃」,還是我其實一直活在自己的想像中--想像我有芭比娃娃,而帶來滿足感?

不過我還蠻喜歡玩紙娃娃的,但自從人家說....紙娃娃本身都有鬼魂會附身之後,我就再也不玩了。如果現在還流行這種玩具,其實可以請東森網路謠言追追追去追一下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不然紙娃娃廠商真的很虧。出個玩具給小朋友玩還被小朋友傳謠言....

印象還很深刻的是「拉屎人」。加泰隆尼亞人在耶誕節的時候,都會畫耶穌誕生在馬槽中的畫,但他們會在圖中的樹林裡,畫一個拉大便的人,象徵「發財」。很妙,西班牙人也來這套阿!

這個展覽中,也應驗之前聽曉翠說的,一個電影或展覽之類的活動,「成本:票房:周邊商品獲利=1:6:9」。沒錯,我想應該是這樣,因為當動線導引我到商品販賣部,我買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帶來的紮實感受竟然比前面展覽的部分還要強烈。(我們買的是拉屎人磁鐵,希望帶來好業績,哇哈。)

事後回想我小時候最愛的玩具,除了紙娃娃,應該是大富翁吧。小朋友總是喜歡當家作主的,還可以自己當銀行、發錢給大家,或是當流氓,跟大家收過路費。你呢?你最愛的玩具是什麼?


塔羅咖啡

晚上,格格帶我們去她很喜歡的一家咖啡館。這家咖啡館很不一樣,除了咖啡好喝,我覺得最最最不同的是:店裡的氛圍。店裡的人既獨立又互相依賴,好像在桌子上各做各的事,但又彼此瞭解彼此在做什麼事。帶來一些安全感,但是又保有自己的空間。

所以有一種錯覺...走進這家咖啡館,好像時間會過得特別慢。

昨天我喝了 Romano 咖啡,就是常聽到的 Expresso 加上檸檬皮切片。他們的 Espresso 偏酸,加上檸檬皮後味道很不一樣。濃度很高,但真的好喝。咖啡香會不停的在嘴巴裡停留著。不僅如此,後來回家洗澡時,我發現連我的細肩帶上都有濃郁的咖啡香。捨不得洗ㄟ。

店內有安排塔羅牌大師駐留,付100元可以算命。我跟格格都算了感情,也想算新戀情的奇異果被陳大個軟性的拒絕,因此改算「事業」。(說實在,她敢算我們還不太敢聽,我實在沒辦法接受好朋友在我面前翻桌,所以過程中我們還說服她們兩個算婚姻。)

我算出來的結果大致上是:不要過度自我保護,要先主動創造氛圍。

不知道為什麼覺淂很準,但又不想承認他很準。也許「自我保護」是現代女性喜歡被套上的稱號?也許主動創造氛圍本身就是每段感情應該要有的開場?也許他看我長得很ㄍㄧㄥ(肉比較多的關係)所以給我這樣的建議?

總之,帶著半信半疑,卻又不得不承認我有些冷感。

 

 

 

 


今天是有趣的,很喜歡格格帶我們去的那家咖啡館,我想我在買了筆記型電腦後會常駐在那邊。也很喜歡格格熱情又開朗的個性,在她身上可以學習到如何做個 open-minded 的人。不過今天又看了玩具展又去喝了咖啡,忽然感知到長大的痕跡。想到我喜歡的紙娃娃和大富翁,還有我們在咖啡館中聊到的種種,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那些玩具已經找不到了,但我還想得起來我最愛的玩具是什麼,還想得起來小時候因為玩具而發生的一些趣事。童年其實很容易被遺忘,但也很容易被記起來、甚至很容易在有很多煩惱的大人時期,喚醒我們很多快樂的記憶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