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0日

你不是他們的神

母親節,我沒有回家,因為下週媽媽要上來台北跟我一起歡度精采精準家庭日。我只有打了電話給我的兩個母親--阿媽和媽媽。

阿媽接到了,在猶豫下週到底要不要來台北參加我們公司的家庭日活動,其實我也很猶豫,對一個老人家來說,這樣舟車勞頓,有點心疼。至於我媽,可能還在睡覺,電話沒接。所以今天還沒有什麼母親節感恩小故事(有點空虛不知道為何...囧)。

為了有點母親節的味道,還是放一下我以前小時候做給媽媽的卡片:

 


倒是昨天,聽正正哥和他老婆分享他們的女兒經,感覺即便我沒有孩子,但卻也感受得到那樣的焦慮。

(不知道為什麼用講的還好,但「正正哥」這三個字用寫的就非常的奇怪。就會一直想到「歪哥」)

他太太說,他們有一個女兒,目前是四個月大。某天,女兒過敏,是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醫生說非常嚴重,要每天吃藥。

當媽媽的當然心疼,覺得一個四個月大的小朋友為什麼要一到這個世間就要每天吃藥!什麼要讓她小小年紀就全身發癢!為什麼看她常把自己抓傷!

當媽媽的就是好難過,每天都焦慮的吃不下飯,看遍了九位醫生,卻始終改善不了狀況。

直到有一天,她在禱告時問自己:「如果讓這樣的病痛轉移到自己身上呢?」

(我覺得這根本就是連續劇裡面會有的劇情,就是媽媽都會向上天祈求:請讓孩子的病痛轉移到我身上吧!折壽我也願意!

但是她想了又想,不對,醫生說這是連大人都受不了的癢,如果我真的這麼癢,我就不能外出賺錢養家了。不對,妹妹她雖然很痛苦,但她畢竟還是在家癢,什麼都不用做阿。....

Anyway,事實證明,並不是每個媽媽都像連續劇裡面一樣,想讓病痛轉移到自己的身上的。而且正正哥的太太也發現了這件事,她覺得很莫名其妙,「我不是狠愛我的孩子嗎?怎麼我連這點犧牲都在找藉口?我都做不到?

她忽然間發現:其實人沒有想像中的厲害萬能,可是卻常常期待自己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掌握不到的事,反而落入沮喪。但很多事情確認神一直在幫她承擔著,但她還是選擇一個人承擔著種種她做不到的事。

也許,她不該再做『她女兒的神』,而是成為『神的女兒』。」



如果你不是基督徒,你也聽不太懂後面那句,那麼你可以只看前面:

不該再做他們的神。

很多「勞碌命」的人常有的生活態度是:覺得自己應該要把一片天都給撐起來,不然就會焦躁無比,嚴重者可能會想戳瞎自己雙眼但又戳不下去,深怕一個不小心,真的戳瞎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又沒能做了。

別說是這些媽媽了,媽媽似乎是一種原罪似的,

不!媽媽們!其實你們可以過得很快樂!

因為這不是你們應該要承擔的焦慮(真該跟我阿媽說一下!),而且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困擾。

我常常想當我工作的神,我想要讓自己變得非常萬能,再多的事情都在我一個人身上完成,否則可能因此覺得自己很無能。

我常常想當我AE的神,想讓她們快樂成長但又要學到很多,想讓她們一夜長大但又不能犯錯太多,因此就是在旁邊亦步亦趨,直接把答案提供出來,或是常常擔心她們會不會又忘記了什麼,於是又在旁邊碎碎唸。

我常常想當我家人的神,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讓她們快樂,覺得自己可以給他們很多我的生活經驗,讓她們更快的長大,更快的想通某些事情,而非像我以前一樣鑽牛角尖。

可是事實上,我不是神,我不像神這麼厲害,我反而自己跳進去做了很多,剝奪了很多我假想孩子們的「過程」,自己卻多了很多焦慮。

更明顯的是,因為最後忙了一陣子,我做不到我期待的事,那種沮喪是更多的。很多時候我想當個老子,但是卻做不到他的無為而治。


我們的確不是神,但我相信神對很多過程都是有安排的。

我會努力,但我會學著不因為焦慮而亂了手腳,要當神的女兒阿。神~(撒嬌!)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