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

阿嬤的double哲學

01.

平常在台北捨不得開冷氣,這次回高雄想說應該可以吹了,耶!

於是第一天午後…

我:「阿嬤,我好熱哦…」
眼睛看著冷氣。

嬤:「熱哦,好那不然我再拿一支電風出來吹!」

於是,我們就祖孫兩人一起吹兩隻電扇…

02.

這讓我聯想到瓊儀提起的另一件高中往事。其實我早忘了,但瓊儀說這件事她們家現在都還會拿出來討論。

高中時,我有個背包,背很久了,黑色、背帶還有紅邊。我一直想等她壞---正確來說是想把她背壞。這樣就可以買新的。

有一天,真的破了!我告訴同學和阿媽我包包壞了,心想這週末就去買新的!興奮!

結果那個週末,正要出門,阿嬤把我叫住:



「婉爐,你的背包呴,阿媽縫好了。而且這次縫了兩層。」

兩層…兩層…我當時應該滿腦子只剩下這兩個字吧!一個孩子辛辛苦苦(處心積慮)想把包包背壞,最後卻還是…這包包該不會永遠背不壞了吧?!

我想,這應該是我現在很愛買包包的原因…


阿嬤的Double哲學,眞的影響甚鉅,酷斃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