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

妞妞不想睡(二)

今天非常疲累,到了晚上十點的時候,全身上下都沉甸甸的。

躺在床上的時候,我覺得我沒有一絲絲的力氣可以舉起我的手或腳、或任何一個部位。我不停在思考的是今天是我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去共學,而且妞妞昨天睡得太少,今天非常躁動,所以讓我非常累。

但是,剛剛睡前發生的事,讓我非常的想要探究一個我原本只是當作笑話的一件事:

到底「為什麼」妞妞不想睡?(詳情&前情提要見上一篇:妞妞不想睡(一)

事到如今,再去追究什麼「從小睡眠習慣沒有養成」、「睡眠儀式有沒有做」,都已經不是我最關切的了。因為對於一個閉上眼之前都還有著許多不捨的孩子,我更想了解她在睡前都在想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



睡前的逃避儀式

正因為今天整天很累,人在真的只剩下幾滴氣力的時候,真的會好好思考應該把力氣花在哪裡。於是我可以猜想的到:一直囉唆著妞妞叫她去睡覺,應該只是白費力氣。於是兩手一攤的我就邀請她:

「我要睡了,如果妳也想睡的話,跟我一起回房間吧!」

當然的,一如往常,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在我的邀約之後。

她一下子要去關心她爸爸打副食品的狀況,一下子去找阿嬤開港,一下子又要我講故事,一下子她要幫她的娃娃都找好棲身之處。這幾件事不停地穿插進行。

我看得出來她很慌、她在想辦法延後睡覺這件事,她也逃避與我的對話。

但因為我累了,於是我就一直成大字形躺在床上,等她有需要我我才回應;即使是她要我去幫她拿衛生紙,我還是直接的告訴她「媽咪下班了。」

當下我忽然領悟,其實我並不想當一個一直追著小孩說Yes或求她吃飯睡覺的媽媽,至少在這一刻是如此。

最後,她還是在她的百忙之中進來了房間,躺下來睡。



僵持的母女

躺下後,她大腳一伸,想把腳放在我的肩膀上睡。

我說:這樣我會不舒服。但她堅持這麼做。我們的肢體就這樣卡在半空中。

我:「是因為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嗎?」

她:「恩。」眼睛已經噙著淚水。

我:「我們有沒有其他的方式,讓你可以抬腿,我也比較舒服的方法。例如你腳下墊枕頭?」

她:「我就是要放肩膀!!」

我:「那放在我的腿上?或是我抱你?」

她:「我就是要放肩膀!!」

在這一來一往,都滿足不了她,於是她就爆炸大哭。


以往,我會將此視為「很愛睏的歡顛」,然後趕快順著她。她應該會立刻昏迷,我再恢復我要的姿勢就好。因為我想要趕快跳到小孩睡覺以後的自由時間。

但無奈,今天我就是不想被放肩膀。

於是她大哭後,我們有了平常沒有的互動。



全世界只剩下我

哭完後,她自己轉過來說,「媽咪抱抱。」

我看她眼皮死撐著,都快閉上眼但就是用力撐開,邊撐開、還邊死抓著我的手---我總覺得她有著什麼問題還沒被解決,我的好奇心開始被挑動了起來。只是我擔心明天再問她的話,她已經忘記了當下的感覺。

於是我決定硬著頭皮、跟她在這個節骨眼上討論起這件事。



我:「你真的很不想睡覺耶。是因為太好玩了,捨不得睡?」

她:「恩。」

我:「還是是因為怕媽媽跑掉,醒來媽咪不見?」

她:「恩。(哭腔)」

我:「那是因為太好玩了不想睡,還是是因為怕媽咪不見不敢睡?」

她:「怕媽咪不見~~~~(哭哭)」


這下子完全引發我的興趣了,老娘一點都不累了。



我:「你怕媽咪不見,那如果還有爸逼在呢?」

妞竟然滔滔不絕地說:

爸逼可以陪我睡啊,可是爸逼也會不見。
爸逼不見的話,可以找阿嬤。可是阿嬤也會不見。
阿嬤不見的話,就可以找阿公。
阿公不見的話就沒~~~有~~~了~~~~

聽起來真的很可怕耶,那是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或說是「全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孤寂感。

我平常少做了什麼嗎?



我:「挖屋,聽起來真的會害怕ㄟ...不過,你知道我們都去哪裡嗎?」

我開始跟他舉例有時候我們不在她眼前的時刻,我們都在幹嘛。

「但重點是,我們最後都會回來。就像現在媽媽躺在這裡跟你睡覺。我跟你保證,晚上除了去上廁所或喝水,我都會在這裡。」

妞:「好。」

我:「那以後我們離開你眼前,也跟妳說一下好嗎?」

妞:「好。」


互道晚安後,妞妞睡了。


連結回溯我的童年

我不確定妞妞睡得是否如我看到的安穩---這是否一勞永逸。因為這似乎需要花點時間觀察。

我回想起我小時候也有類似的感覺。我怕黑、也怕一個人。三四歲左右,爸爸有幾個夜晚自己出去與朋友應酬,把我一個人放在家裡。那天大雷雨,房間裡很黑,只有雷電的光影。後來我自己打電話給媽媽,請她來接我。

我是單親家庭,跟阿嬤在一起的時間很長。到國中的時候,我還要拉著阿嬤的手睡覺。當然,經歷了許多個離家在外的年頭,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症狀」,但我心裡知道我還是害怕的。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奇妙的是,我怕黑、怕一個人,但我卻在我有孩子的時候,要求他們從小就不要怕黑、不要怕一個人,勇敢面對。曾經我覺得這是很棒的方式,用「習慣」來補強我的某些缺乏,可是現在卻覺得哪裡出了點問題。

而且,這麼看來,光是跟妞妞說「我們會回來」,並不一定能解決她的問題。


我的不安全感,跟妞妞有關嗎?此刻我好想找個心理醫師聊聊這件事。


妞妞睡前的小世界aka.我童年的小世界,為自己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