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關於我的蘋果:戒急



我總是很急。急著想讓事情好、急著想讓事情如我想像中發生。


一直以來有隱約感受到這樣的性格,只是過去沒有太外顯。但是,隨著我在組織中的位子越來越高---我很不願承認,但確實是---權力和資歷,真的讓這急性子就越來越明顯了。

由於「急」著解決這個問題,我又不想只是叫自己「慢」下來,或「戒」急,我想,逼自己變成不像自己也許會讓問題更大。於是,每天都小小的為自己又不小心舉起來的急懊悔,但懊悔的同時,又忍不住覺得找答案的過程很有趣----


今天靈光乍現,忽然有個心得(也許過幾天又不同了):

我急,有時候是因為擔心事情會做不成---不趕快做就做不成,或是不快點講清楚對方就會做不成

這有趣了。

原來,性子急,某程度也是一種「恐懼」、也是一種「驕傲」。越是害怕,越想控制。越是驕傲,越是理所當然的宣洩了對別人的要求。


也許想淡定,也得先學會「不卑不亢」。


急性子都該上上心理學的。或是找心理醫生聊聊的吧,呵。


關於「權力和資歷」帶來的可怕效應,這一年來深有感觸,隨時在犯錯中引以為誡。也許另篇再記錄這個也是有趣的心情。


(Photo by L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