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8日

心。中橫。覺旅:中橫健行記事(一) 那些與山一起相處的日子

心。。覺旅名牌:中橫,菲比來了!

8月22日傍晚,天色還亮著,踏上從花蓮回到台東的火車,右手邊是一大排從花蓮車站舉目便可望見的中山山脈山腳。那是自從搬到台東,就每天讓我內心悸動的畫面。當初想上山的念頭,就是:好想進去這些迷人的大山裡面,看看是什麼感覺。

當火車開始移動,腦中瞬間浮現起我還在中橫上群山環繞、層巒疊嶂的山—比對起在火車上這樣遙望著山的視角,心裡漾起一種「奇幻穿越」感———媽,我剛從那山裡面走下來耶!海拔幾千公尺的高山,好像我的老家一般,開始有種熟悉感。從那天後,看到山的感覺,總是多了一分親切。

那天結束時,我一直跟主辦單位說可以加碼嗎?!我們繼續走~~~

我一定是瘋了,因為我真的好想再繼續走喔!雙腳蠢蠢欲動。而且看到路人就覺得他們背得太輕...(關於負重的好笑記事,請見第二集。)

好吧我見證,當我上山的時候就聽說,中橫就是這麼的讓人癡狂。

心。中橫。覺旅路程圖


這次「心。中橫。覺旅」的路程,是從台中上有「最容易達成的小百岳」之稱的「石門山」、武嶺開始,一路到觀雲、碧綠神木、慈恩山莊,再經歷無數個中橫三寶之一的「隧道」後到達洛韶山莊,最後一天獨走7公里後到達西寶,回到花蓮。

里程步數總計48公里左右吧,算是登山入門者應該可以勝任的距離~

呦,48公里現在講得如此雲淡風輕,那天,到底是誰在山上鐵腿屁痛到走路都一跛一跛的呢?!

沒錯,就是我(舉手)。

畢竟,據說來中橫到了第三晚,累計下來38公里的路程加上最後800公尺60度上坡衝刺,使得在洛韶山莊前面那條路,大家都叫它「陰屍路」,因為每個人來到那裡都已是以「跛腳拖行」方式才能達到「往前移動」之效果,宛如喪屍一般。

不僅如此,山莊的廁所都是蹲式啊。鐵腿的時候還要深蹲,真的是刻骨銘心....

但是,來到中橫不體會一下鐵腿喪屍的感覺怎麼過癮呢?!!(呦,現在又是講得這麼大聲)雖然肉體是喪屍,但內心還真是非常爽快啊!!!好像更加認識了自己,更珍貴的是,重新認識台灣這片土地。

把鐵腿獻給中橫,我甘之如飴。




上路:每一行的秘密術語

第一天,我們從台中高鐵站出發,開著車前往清境農場。我們要在那附近一家很棒的餐廳吃午餐。沿途,我們坐著九人座客車。逐漸往高海拔開去。

我們共有三台車,第一台車是後面兩台車的探照燈,負責用對講機告訴後面兩台車路況。

「前面有小螞蟻喔!」忽然第一台車的大哥來這麼一句。

小螞蟻!!一問之下,意外發現了他們走山路開長途常會用的行話術語:

以下是《客車術語全集》,以後請謹慎使用:
  1. 遊艇=九人座客車,他們都自稱是遊艇,好帥對吧!
  2. 頑皮豹、瓜瓜=行人,因為行人常常得猴,忽然在路邊頑皮起來...未免太生動。沒錯,我們就是頑皮豹。
  3. 大船=遊覽車。大船入港就是遊覽車開到了,九人坐車就要出動去接遊覽車上的客人
  4. 小螞蟻、紅螞蟻=腳踏車(紅螞蟻是專業腳踏車)。其實坐在九人座車上,由上往下看,還真的很有小螞蟻的感覺呢...
  5. 三太子=就是機車!!!!因為他會騎風火輪!!!!!太有趣啦~~~
  6. 小烏龜=除了九人座以外的小轎車,都叫做小烏龜...
  7. 多爾袞=水泥車~~~~~~~~~~~~~~~
  8. 變形金剛=大貨車(這實在太有創意啦~~~~)
  9. 菜船=載菜車XD
  10. 刷卡=超車。所以我們沿途都會一直說,「我走太慢的話,你可以盡情刷我卡沒關係!」
  11. 光明燈=車子頭燈。「隧道喔,記得要點光明燈!」

這些專業的大哥們在山上百轉千迴開著車,從這些可愛的詞彙裡,彷彿也可以看見他們眼裡的世界。術語的表達實在是太有趣的次文化。


路上:再次定義對食物的情感

抵達清境農場的高山區,要吃飯了。

華華是心。 。覺旅的創辦人,也是我的前老闆。我們都很清楚:跟著她,絕!對!不!會!餓!肚!子!事實正是如此,還沒開始爬山,她已經用滿桌的雲南菜要把我們餵飽。菜一上,大家不停地驚嘆。



結果,在動筷子之前,有人提到「這餐還是不要吃太多喔,等等有山路,搞不好會吐。」講完,有那麼三秒鐘的剎那,大家筷子瞬間慢了下來。

但殊不知幾秒鐘後,忘記又是誰開口:「會吐...那不是更要吃飽才有東西吐、吐完才不會餓嗎?!」大家一陣大笑後,接受了「就是會吐」的事實後,筷子又再度動了起來、而且比剛剛更快。

這些進食的速度,大抵是我們後面幾天進食的速度。

回想起這一段,意外覺得好溫馨。雖然那幾天我們都沒有吐(大概是接納了反而就坦然了吧),但由於爬山的辛苦,我非常珍惜每一餐,菜一上,大家拿著鋼杯鐵碗,就瘋狂的爭食。在物資缺乏、沒有小七、餐廳的山上,食物的稀有,變得好珍貴。

不僅如此,還吃到登山專家們推薦的一些美食方式,例如:大餅包豆腐乳。

你可以想像這兩樣東西搭在一起的美味嗎?阿姨上山現做的大餅,搭配一大罐的豆腐乳,他們真的是意外的絕配啊!那個早上我告著豆腐乳,瞬間吃掉兩塊大餅~全身好像被加持過般的出發。

還有,有一種碰到粥就化開的乾髮菜,也是莫名的好好吃喔!!還有還有,晚上的熱呼呼的菜湯麵、味味B排骨雞麵泡麵(等他們贊助我再正名),明明一個小時前才吃過晚餐的,但我們還是認真的去裝了一碗。

那已是超越「美食」的感受啊啊---不只是因為東西好吃,而是我知道它在我今天的生命裡的價值。

在物質這麼豐沛的年代,多數時候我們都在選擇吃什麼、選擇不吃什麼、丟棄什麼,很難去體會真正「珍惜食物」的感覺。但每一天的努力行走後,即使只是簡單的清粥小菜,都會對它產生像是夥伴的感情。

記得之前去參加共學團實踐班,我們在探討孩子為什麼不愛吃飯的問題。其中我們討論到一個有趣的觀點:人為什麼要吃東西呢?是為了生存,但多數時候更是出於一種「情感」。例如,看到粥與醬瓜,會想到小時候在外婆家的美好時光;看到麵包,會想到小時候媽媽帶我們一起做的手工麵包。我們經常總是在鼓勵/催促我們的孩子按時吃飯,但卻忘記了與他們一起創造對食物的記憶。

在山上的那幾天,我對食物的感受無比深刻,我想並不是因為那些食物多麼厲害,而是因為我們共同經歷了一些讓人難忘的旅程吧。這讓我也覺察到,我是不是應該與孩子共同經歷一些美好的事件,勝過於催促他們吃飯?


山的各種樣貌:令人敬仰的大山

那天吃完飯,發現山上已經有點涼意,而我們要再往更高的地方去—武嶺、石門山。

武嶺,小時候大家爸媽的相簿上都有這張照片吧?與武嶺的牌子合照。雖然我們不是自己爬上來的,但跟武嶺合照還是很必要。到了武嶺,羽絨衣、毛帽已經要拿出來穿惹。原來爸媽並不是都在冬天來爬武嶺啊,即使是夏天來還是好冷的~(忍不住開始算這樣的題目:每100公尺,氣溫下降0.6度,請問在氣候炎熱的八月天,到達武嶺氣溫是幾度?)

右前方那步道就是我們上石門山的路。看起來很容易嗎?好吧隨便你。T_T



石門山就得靠我們自己爬了。石門山是百岳之一,以高度來排名他是百岳中第68名,高度3,237公尺,但是他登頂大概只要半個小時!算是最容易攻頂、也很適合親子出遊的百岳之一。聽說在 <山神一家> 的漫畫裡面,石門山因為高度太矮被揶揄,簡直傳神。


照片取自<山神一家>漫畫

重點是,他的步道正是中央山脈的屋脊稜線喔!這對於地圖控的我來說真是太有意思啦!讓人腦中不停地replay我變成小小人在中央山脈上走路的樣子。其實這也是整趟中橫都可以恣意想像的事。


但即便如此,石門山我還是爬的要命~~~。因為到了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身體還在適應高山症,心跳加快、氣喘噓噓、還會有些微的頭痛,比起以前爬壽山還要喘(到底是為何要把壽山這樣的等級拿來比!?)。爬到一半頭就無敵暈,還有人會伴隨發抖的症狀。

很少爬山的我,以往對於爬山是有恐懼的,但頂多是疲累感。而上石門山是第一次感受到:山是有威嚴的。

要爬上頂端,我們必須四肢俯伏,會感到恐懼、不舒服。這比跑馬拉松還喘,心臟好像也正在與高壓fight。我每走一步,都一直在心裡想著「我要停~~我要休息~~」,但不知道為什麼,腳還是一直不停地踏出下一步,腳站不穩便換手去攀。

到了中間一個停駐空間,我終於忍不住停下來休息。

起身一看,我傻了。周圍的山景盡收眼底....太美了。






山的威嚴是有原因的。它很難征服,但它老神在在,因為它知道我們上去後,不會後悔。那種從容自信、那種威嚴但開放的感覺,讓我覺得----好像站在天父的面前。

也許是逐漸適應高山症,也許是因為帶著這份油然而生的敬仰,後半段的路,在穩定的呼吸裡,我們登頂了。疲累的其實都是內心吧,還好我們的身體更知道我們要什麼,它想要上去最高峰,它帶我登了頂。

登頂後,還無法開心,因為眼看大家快不行了,元元立刻拿出:「豬肉乾~~~~!!」(請搭配小叮噹的音效)!!這,根本就是爬山好物啊!!!吃完神清氣爽,血糖回歸正常值。一定要大推:豬肉乾絕對是爬山必備!!!(歡迎贊助。)

爬山必備:豬肉乾!


不知道到底是豬肉乾還是爬完山的征服感,下山時,大家臉上都掛著微笑,還可以不停地挖苦自己剛剛上來的蠢樣。

爬山讓人學會接納自己很脆弱要死不活的那一面,但也讓人「瞬間」體會「重生」的感覺。永遠記得到了山頂,我們大喊著「我是肉腳、我登百岳」的興奮。回頭再看上坡時的我們,那些什麼氣喘頭暈,都變成光榮的印記了。



回到小時候:被愛的感覺

“人在山中,山也在人中。
                           by John Miur <夏日走過山間>"

抵達觀雲時,海拔仍有2374公尺,剛好山上下了雨,充滿涼意。



從當媽媽後,我已經很久沒有像是畢業旅行一樣,跟大家住在一起,一起盥洗、一起步行、一起生活。但觀雲給了我這樣的感覺,在那裡我好像變成國高中時期的女孩。

我洗了澡以後,坐在大通舖的房間裡,房間的大窗戶外就是一片的樹林,樹林間都飄著濃濃的霧氣。好冷好冷,我穿著發熱衣,還在微微氣喘。外面烏鴉仍叫個不停,可是那一刻,我內心好安靜、好安靜。

那個讓人覺得很安靜的小房間@觀雲樓

我拿著我倒好的熱茶、還有一塊巧克力派,全身穿得厚厚的,坐在那個看得到樹林的窗邊,發呆,聽著森林裡面蟬與烏鴉的叫聲。

山神好像在教我「安靜下來吧」。

那冷空氣還有雲霧,與小時候媽媽曾經帶我上梨山玩耍的煙霧好像,空氣中似乎也聞得到那時候的味道。那時候媽媽單獨撫養我,很少有機會出去玩,但那天她帶我上山去玩的記憶,卻一直烙在我腦中。我一直在山裡面追著霧、吃著梨,抑或是我只是在等溫泉蛋煮熟吧!雖然小時候並不常上山,但是我在山上的短暫記憶,卻成了我此刻幸福感的來源。

喔,這也許就是大俊老師說的,童年時期的正向經驗能帶給生命力量吧。

我感受到自己一直都被我的家人深深地愛著。

山,是會愛人的。


很巧的,晚上的心靈成長課程是關於每個兒童時期階段,我們如何養成我們的性格。大俊老師仔細的講解,我不斷的想到我的小時候,以及我的孩子的現在。

這些理論默默的把我跟我的孩子的現在串連起來。我知道身為家人,透過不斷的學習,我們是可以在愛中互相療癒的。

那晚,在滿天的星星裡,我開始感受到山的魔力,在山裡面,我可以很真實的面對自己真正的樣子:現在的樣子,還有過去的樣子。





山的另種樣貌:團走、兩人群走的視角

在心。。覺旅的行程中,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團走的。大家互相五四三、抬槓,超級好笑,連上坡都是滿路笑聲(非常需要)。

戴上工程帽加上層層的防曬措施後,我們包得好像採蚵大隊的婦女,但心情其實是小學生,開心的邊拍照邊上路,完全不知道後面竟然有怎麼路都走不完的感結...


團走時,對環境是最敏銳的。

我們總是抬頭挺胸,觀看四周。漏掉的美景,團隊會互相告知。大家會一起等待、一起分享美好的照片。我們坐在隧道口吃午餐,像是小孩子一樣,聽到大休息就互相幫忙卸裝備、分享豬肉乾(再一次出現,請千X或美珍X或快X可以贊助,謝謝),飽到不行後,又再繼續上路。






而兩人群走又是另外一種氛圍,覺旅教練會給我們一些關於過往經驗或未來題目,讓我們試著跟不同的隊友交流。


兩人群走,互相了解彼此的遺憾、心願;並約定好互相保密。


這個安排讓我異常專注在彼此身上,不但使漫長的路程完全不無聊,咻一下就度過了之外,也開始學習去欣賞關於「人」的風景。

雖然已是成年人,我其實並不擅長面對面說出自己的情緒、自己的所思所想。這次團員之間雖然有些人互相認識,但真的靜下心來聆聽彼此,也真的是第一次。這好像現在人際間的縮影,彼此常常接觸,卻不見得經常相互深度對談。到了第四天,我很快明白,那天兩人群走的交流,完全奠定了我們團員彼此深厚的友誼。我們所認識的彼此,比想像中更深。





到了最後那天,身體狀況已經呈現陰屍路鐵腿狀態,應該是三天來最慘,出發前依然緊張,很怕自己撐不下去,還很怕自己走錯路。我準備了耳機,打算聽著音樂度過。

記得以前跑步,老王都會問我,為什麼一定要聽音樂,我說:這樣我才跑得下去。相反的,老王跑步從來不聽音樂,他可以全然的放空,聽著自己的呼吸,慢慢完成。

出發後,我繫上鞋帶,想著老王的淡定,我決定給自己一次「全然獨處」的機會—不聽音樂。

有那麼一段,持續了好幾分鐘,整個山谷,似乎只剩下我。

我的右手邊,是中央山脈群山,他們以一個偶像天團的V字型站法,就站在我的公路旁,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他們。他們跟小時候在課本地圖上看到的山一樣,真的是^^^^^^這樣的形狀。

挖,我站在他們的搖滾區耶。



而且,隨著我不停地往前移動,他們還一直變換隊型。從V字型、換成波浪隊型、再排成兩路倒V,最後他們依照身高由高到低排好。



好吧,請把上圖想像成山。身為中央山脈的雄偉,也只能用人數最多的Super Junior(超級資淺)來代替了。

帥氣!

光看他們這樣賣力,我已經忘記了到底走了多長距離。360度,都是美麗而沉穩的山,這比VR還要過癮。我好像被山環抱的孩子,他們都在看著我、保護著我,幫我加油。

一開始我還很在意里程數,尤其走了好久竟然才過0.5公里的失落。但接受了里程數的事實之後,後面路程竟然一眨眼就是兩公里....

也許重點也不是是否有團員,接納自己所有的狀態,打開了自己後,所有的風景就這麼自己跑了進來。

這竟然成了我旅途中,最喜歡的一段路。

人生若有好友相伴,一定要珍惜。但自己---正是自己的人生裡,最好的啦啦隊。

這大概是大山Junior教我的事吧。




最後我一定要說,你知道我們走完的證書是什麼嗎?



是那個可愛的客製化鑰匙圈!太貼心了!完全取代了易被拋棄的獎狀格式,鑰匙圈還可以每天提醒自己覺旅...不計成本,細膩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