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心。中橫。覺旅 中橫健行記事(二) 那些與山一起生活的人

剛剛看到一則報導,台灣國寶級古道專家楊南郡老師於8/27早上辭世,享壽85歲。

楊南郡老師曾說:「爬山多年,對台灣的山、台灣島有一種深刻的感懷,山爬得愈多,越發感知對台灣的地理、歷史、文化知道得這麼淺薄。」

走中橫前,我對這話也許只是「認同並分享」;

但走中橫後,遇見了一群同樣愛著台灣的大山們的嚮導們,再看這句話,覺得有一種深深的使命感。

所以接續上一篇"那些與山一起相處的日子"之後,第二集,我想寫下這些人的故事。



大俊教練

記得第二天,有16公里等著我們。那天一早覺旅教練之一的「大俊老師」負責講解今天的路程。

大俊教練是個研究犯罪防治、心理學、親子關係的心理學專家,他也是這次覺旅路上許多心理成長課程的主要講師。同時他也是中橫健行隊負責慈恩山莊的莊主,從大學時期投入救國團參與中橫健行的經驗,可以想見他的閱歷豐富,讓人非常放心。

但重點是,觀察細微,滿腹知識的他----真的有夠好笑的~~~~~XDDDDDDD(我邊寫邊回想他的好笑還是不停地笑到花抖)!!!!!

所以我好像不小心即將以較多的篇幅來描述他。

史上最人性化的中橫健行/心。。覺旅德政,便是來自大俊教練:「不。用。負。重。」


大俊老師總是看起來正經八百,講笑話的時候也不例外。大學時候他就常跑中橫,加上雖然現在已經事業有成有了家庭,他們每年暑假都還是一定要上山來帶團,原因就是那份對中橫的熱情。因此,他看過的團隊、走過的山路,應該比我們的負重還要多....

好的,重點來了。他除了特別喜歡提醒大家如果哪一站沒有上廁所就必須忍幾公里以外,他還特別喜歡提醒大家一件事---

由於中橫健行是單向的,一般來說,所有的家當都必須扛在身上。拜託,不要以為這很輕啊,身為「沒有經驗的肉腳」,我們帶了一堆(後來覺得沒有必要的東西)以至於行李有夠重的。

但這次,心。。覺旅讓我們健行不用像傳統健行一樣負重把所有家當都扛在身上,只要背著路上會用到東西即可,這,是大俊教練的德政!!

只是也因此...我們一路都被他稱為「貴婦團」.....

  • 當我們作熱身操的時候需要扭動肩膀,邊做他會邊說:
    「肩膀還是要扭一下,雖然你們不用負重....(憋笑)。」眾人大笑。

  • 每日健行回到山莊,跟他抱怨今天路程很累,他就會說:
    「千萬不要這麼說(驚慌)!因為你們已經沒。有。負。重。(憋笑)。」眾人再次大笑。

  • 每日健行回來,跟他炫耀我們今天沒有長水泡,他就會說:
    「恩應該這麼說啦,沒有長水泡是應該的(專家貌),因為你們沒。有。負。重。(大憋笑)。」
    Again!!!! 眾人不斷的大笑問他到底要講幾次,但,我們已經開始期待他下一次繼續講,彷彿多聽一次肩膀就不痛了一點。

  • 最後一天大獨走,他勉勵我們收拾心情、忍受孤獨,
    一個人走完這段山路,然後一陣氣氛peaceful的情況下,
    他說:
    「我再次強調,不要害怕,即使你的腳可能會痛,但你絕對是走得完的(表情嚴肅),
    因為你—沒。有。負。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我無法遏止的大笑!!!!!

你可以想像他後面幾天每講一次,我們就好像被雷劈到一樣笑到炸開!

我想這點除了可能成為他帶健行隊的此生陰影之一之外,我想應該也會是我最想念的其中之一的回憶吧!



另外,每次在幫我們拍照,他會請我們大家盡量半蹲好,然後他對焦對半天後,再瞄準視窗,幾秒後,他會探頭出來說:

「腳會痠嗎?」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超痠,快點好嗎?????




再另外,團員文如提到她的媽媽以前是作領隊,所以都會坐遊覽車經過中橫,會在遊覽車上幫健行隊的人加油。因此她媽媽覺得:中橫這條路用走得很危險。

大俊老師立刻說:「真的啊!那你回去問你媽媽,」

我心想他是否要以心理學來開導文如媽媽支持這項活動,

「你問她...民國80年的時候,」喔,竟然還提出了當年時間點的問題。

「她是不是有從遊覽車上丟一包大零食包給健行隊的人?這實在是很奇妙的一件事哈哈~~(甜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回應!!!!!!!!

除了這些太好笑的好笑以外,其實大俊教練是個非常專業的心理學家。他了解各派理論,而且可以將各派理論運用於生活中。尤其是兒童成長過程中個性養成的幾個重要關鍵,他可以像說單口相聲一下滔滔不絕。上課後我記得我還特別去問了他,關於我的孩子的教養問題,從他的回答中,可以感受到他也是個很有愛的爸爸。我想以後若是開親子健行,我也好想帶著孩子一起上去喔!

大俊也是個厲害的登山專家。快出發前,他密傳在鞋子裡塞衛生棉可以!!!!防止長水泡!!!因此,為了防止長水泡,我們穿上山頂鳥HILLTOP的超強厚底襪,並幫自己的鞋子貼上沒有翅膀的衛生棉。他還教了我們一種很棒的綁鞋帶方式,可以降低長水泡的機會。結果:真的沒有長!!這些教練的經驗值真的很強大啊!!!!!!!!

請大家如果第一次來健行,一定要找專業的教練隨行好嗎?!不要亂跟團、或自己下車走(有人會這樣嗎?)喔。




芸真教練

芸真教練是個讓人覺得好溫暖的人,頂著北一女、台大的光環,她說她的專長就是很會考試。但我覺得完全不只。

她的工作是我很嚮往成為的—老師。已經在補習班教課20多年的她非常的厲害,她已經是對岸有家長請他去幫孩子量身規劃讀書計畫的菁英教師。

不過,她說她曾經非常不想在補習班教課,因為她從小到大都沒有上過補習班(這絕對是炫耀無誤)。她在自己家裡的客廳開補習班,與孩子們建立非常深度的師生情誼後,也曾經試著關掉補習班,去尋找她要的人生。但最後她發現,她其實還是很喜歡教學、也能很快的與青春期的孩子建立真誠的對話,孩子對她也非常信任,都會聽她的建議。於是開始覺得:這些孩子即使不在她這裡上課,也會去別的地方補習,那不如在她這裡,學得到東西、又能開心的讀書。因此她也常陪親子團走中橫健行、開親子溝通的課程,在中橫這個神奇的地方,幫助許多親子關係一一修復。

她還是個很喜歡靈性探索、多方涉獵的人。你所想得到的她幾乎都懂啊!而且整個中橫健行的過程,她都帶著微笑,幫我們打點許多細節,是個有智慧高效率的美女教練!!


彎彎領隊

彎彎是我們的隨身領隊,雖然個頭小小的,但又稱「鋼鐵彎」!因為她曾經----

一個寒假走兩次中橫!!!!!!!!!!!!

兩次!!!!!!!!!!!!!!寒假!!!!!!!!!!!!負重!!!!!!!!!!!!!!!!!

太厲害了......簡直已經是變形金剛的等級。即使是變形金剛,她仍然很細心的帶領我們走完中橫,真是個好女孩,聽說單身啊!(什麼跟什麼啦)

看著彎彎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中橫健行的能手,這讓我好感動。這樣的青春年華(難道我們是衰老了嗎XD),願意花很多時間在這個人跡稀少的道路上,陪著一群人走路(算一算就是整個寒假有一半的時間都在中橫上),我想應該也是受到台灣之美的呼召吧。而能聽到呼召又實際邁開步伐去做的,真的很稀有。這絕對不只是因為她走路很快而已。

這次有點遺憾沒有多跟他聊到。感覺她也是個高手在民間。很奇妙的是,我發現覺旅的工作人員,多半都有「流浪」或「Slash」特質。工作流浪、也有流浪者的風骨。非常有趣啊。


鍇偉教練

鍇偉老師的課程,是這趟讓我最震撼的課程之一,也是讓我最感佩的老師。只是,他的人生經歷並不是我對他「最」震撼的部分,我最震撼的地方來自於----他的開誠佈公。

我們可能都閱讀過別人的故事。只是當當事人在我們面前娓娓道來這一切心路歷程,內心的振動還是很大。因為,我們都可能有過類似的內在壓抑,但是,願意接受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並公諸於世人的,真的不容易。

他告訴我們他從一開始的困惑,他如何一路找到不同的人、書本、理論來幫助他,但我覺得最有韌性的是他的心。

如同鍇偉老師分享的:「在順境的時候,接納自己很容易,可是在逆境的時候,你如何接受完整的自己?」先接納了自己,才有後面的翻轉、改變。

台灣是個太過於追求「順利、滿分」的地方,我們可能都對於失敗有著許多既定的定義,無法接受不夠好的自己、不夠順利的事件、不夠快速結束的衝突。「接受」看似是這麼常見的四個字,但許多的挫敗、衝突、放棄也都源自於此。

<父母效能訓練>裡面提到,
「一個人如果發自內心接納他人,他就擁有幫助他人的能力。因為他對別人的接受無論是在促使他人成長、學習解決問題、促進心理健康、變得更具創造力,或發揮潛能至極致等,都一再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接納是促使孩子成長及改變的原動力。」

用在別人身上是如此正向,那麼如果可以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呢?我可不可以接受自己的狀態糟糕?

我多希望他能將這些影響力透過中橫、透過覺旅帶給更多的我們省思,當越來越多人翻轉了,也許就能翻轉這個島嶼想事情的方式。

他的故事我在這不說太多,留給有緣與他相聚的人,再多與他有更深度的交流。


一好大哥

好吧,接下來這一段,我應該是醉著寫的。

人生很奇妙,當你全心愛上一件事物,與那件事情相關的人事物,便這麼排山倒海而來。



來到台東後,我愛上了大山,於是開啟了想走中橫的念頭。來到台東後,遇見了一個駕訓班教練,於是我愛上原住民文化,瘋狂的追求著相關的資訊,當我來到了中橫,我們認識了一好。屴夯大哥———一位太魯閣族的高山嚮導/創作歌手。

他的衣服上寫著「岳」。我現在才搞懂「岳友」的概念是什麼,懂了「岳」對他的意義。

他的願景是:走百岳、唱百歌。自從他媽媽過世後,他想起以前媽媽總是很愛聽他唱歌,但中間一度放棄了歌唱。直到媽媽過世了一段時間後,他好希望能再唱給媽媽聽,於是他決定:他要登上台灣的每一個百岳,上山去唱給媽媽聽。

巧妙的是,因為他登百岳總是需要許多天,加上要帶吉他等東西,為了扛重物,他特別向布農族學習用頭帶扛重物的技能。在練習扛重物走山路的某天,他看到山上有個平地嚮導,正在介紹山上的生態。他心想,原住民其實是最了解高山的人,他希望原住民不只可以背重物,還可以講解自己的文化,他想要拿回他們的文化權。

於是他很認真的去考了高山嚮導的執照。

一好大哥在還沒考照之前,就已經會了一個人上山多日,背著自己的行囊生活。下了雨,全身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保留一套絕對不能濕,因為那是晚上唯一的依靠。我看他的部落格所描寫的,我覺得他已經是「神鬼獵人」等級啊!

只是要當高山嚮導,還是要考高山嚮導的執照,但教授登山、打獵的,都是漢人,其實一好大哥比他們更熟悉這些事務的操作,但是卻要他們的同意才能拿到執照。高山本是原住民的家,但卻必須遵循漢化的框架,證明自己了解自己的家。怪哉。一好大哥說:「很多事,其實是不需要證明的。去做就好。」

但為了他的夢想,仍然配合。

40歲,他拿到嚮導證照。但一好大哥說:「就算是40歲才拿到證照,但我一定要做到至少60歲。」

一好大哥說,每次他帶登山者上山,介紹太魯閣族文化,他就一定會先從語言開始。他認真的講了原住民的命名邏輯,還有他的族譜。原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推行家譜這麼多年,在原住民的文化裡,從姓名便可一路追溯。

太魯閣族的名字是父子同名。因此從每個人的名字可以知道他們父親的名字。因此一好大哥還很困擾的說:「所以臉書要我填我的姓,我真的很困擾,因為我沒有姓。」

他說,曾有一晚,他帶了一群登山客上了山(什麼山我忘了),旁邊有個湖。大家都去休息後,他在湖邊、月光下,唱著王宏恩的<月光>,唱完後,轉身一看,他的身後聚集了40多個登山客,拿著手機像聽音樂會一樣,用微光隨著音樂搖擺。他說:「超浪漫。登山真的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他說,他寫了一首歌,叫做母親的話。因為他媽媽教他,如果有一天她走了,她會像大冠鷲一樣,在他的天空飛、保護他。從他的形容裡,一好大哥的媽媽是最浪漫、最懂得表達愛的人。

也因此,那晚,每唱一首歌,他用三四倍的時間說這首歌發生在他生命中的故事,傳達著他對祖靈、對族人、對他的家人、對台灣高山的愛。

是什麼樣的信念,可以支持著他,獨自登上每一座百岳,唱著每一首歌,讓他的歌聲這麼有溫度、有力量?

那晚,我們都醉了,在他的音樂聲中。

當我們登上百岳,我們興奮的是「我們做到了」;但他登上百岳,卻是用音樂來表達他的謙卑、與渺小,並發願為高山、為原住民作更多的事。

我很難用我的文字形容,我對一好大哥的尊敬與喜愛。只能把他說過的話,一字一字的刻下。

剛回到台東的我,成天都在想,我還能成就些什麼,會不會一年後,發現自己一事無成?

但經過那一晚,我在一好大哥身上感受到的是:「成就」並不是那些證明自己很厲害的事,而是幫助了多少人、帶給他人多少的能量。

大概是因為這樣,重聽那晚的音樂,又掉淚了。


一好大哥那天在現場的音樂:請點連結



那些向山學習的日子:接納

歐普拉:「這趟徒步之行教了你什麼?」 
雪兒:「接受。我必須接受時數的事實、哩數的事實、夏天的事實、人生的事實......一遍又一遍。我發現一旦接受所有的難題,其他所有的事就會跟著退讓幾分。每踏出一步,就會引領我踏出下一步,下一個真相也跟著自己揭開。我們全都會受苦、我們全都會心碎、我們全都會有難題。他們是人生的一部分。光是體會到這項事實,對我就意義深遠。」               
from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不管是還在高山上為台灣的高山歌唱、說話的人,還是在山下受了高山的啟迪選擇繼續往前走的人,
之所以還在這裡,
也許是因為我們都還在自己的人生裡,
選擇了「接受」,然後努力往前。

這群人的美好我會記得,也期待在某些日子,我也能成為這樣有溫度、有能量的人。



最後,我想,回到平地後,我依然會想起大俊教練說:

「也許等你們回到平地,捷運站十站以內用走的應該都難不倒你,不過筆電記得先丟掉,因為你們:沒。有。負。重。


台灣有好多高山,是多麼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