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

[育兒日記] 其實我只是累了?

 

這幾天,一直在試著計算,我一天當中到底與孩子不知不覺中說了幾次類似「交換條件」的方式,尤其是請她用「乖」來交換。我不喜歡這個方式,可是很殘酷的,我下意識的還是一直說,而且說完才會好像被電到一樣覺得自己在幹嘛。回想起來,其實是沮喪的,夜裡總是想著,如果我是妞妞,我心裡應該很不好受,因為那聽起來很像是:我乖,媽媽才會愛我。

這讓我想到,那天共學團實踐班,婷瑛問我們,期待孩子有什麼樣的特質。

我選了六個:獨立思考能力、真實/誠實、認識自己的獨特與價值、尊重別人、善良、活得自在/自由。

裡面我們探討到一個問題:「這些特質中,常與孩子打仗的是哪幾個?」

其實是不少的。例如,我期待孩子獨立思考,但是在她有自己的節奏:如吃飯吃得很晚很慢、或用我無法接受(但事後也說不上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的方式玩玩具時,我又會希望她可不可以「聽話一點」。

又或者是,小賊也舉了一個例子:我們期待孩子善良,但孩子天性其實是很愛虐待小動物、甚至直覺地打人的,那當下我們又該怎麼處理這樣的矛盾?

那天沒時間好好的把這個議題討論完,但回來卻有好幾次我都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今天吃過午餐妞妞又連續好幾次推了弟弟,最後一次弟弟就快速的翻下去撞到後面的木桌。旁邊有婆婆、我、還有爸爸三個大人。大人們的直覺是很緊張,婆婆趕快去把弟弟抱起來,連續好幾次都好言相勸的爸爸氣得去拿蒼蠅拍要打人,我在旁邊其實也是氣到腦子一片空白。

當時的氣氛不是很好,看起來確實很像三個大人在對一個孩子表現出「失望」的樣子。到底該怎麼作???????坦白說,這麼多次累犯下來,我一直不理解的是:她到底為什麼要打弟弟?而且她看起來並不像是「討厭」弟弟的表情。那到底原因是什麼?

我跟爸爸說把蒼蠅拍先收起來,畢竟我們在教她不要打人,我們自己也不該打人。我想跟妞講話,好好的談話,於是就把她帶進房間裡面。

進去房間她整個情緒很高張,她不想跟我被關在房間裡面,於是她就在床上打滾,眼神看起來很疲憊,她像活屍一樣趴在地上說:「我.....想......睡......覺.............」

BINGO!!! 我忽然意識到她不是生氣、也不是討厭弟弟,她就是單純的想睡覺!想睡覺的時候小孩容易不舒服,那是有點暴躁的反應。

「妞妞,其實你很愛弟弟,不然你不會每次都這麼保護他不想讓別的叔叔阿姨抱走他?」
「嗯。」
「你其實只是很累了,很想用力抓或用力打。」
「恩。」她抬頭看著我,想要抱抱。
「那以後我們早上都有一次小睡,跟弟弟一樣。」
「好。」
「那我們先來睡覺。我講故事給你聽」
「好。」

我講了大怪獸來了的故事,改編成「當身體很累又不休息的時候,心情就會不好,大怪獸會從心裡跑出來...」
她笑了,說:「對。可是我不想睡覺。」
「那妳不要睡,你休息就好,不說話,讓你的身體休息。」

雖然她聽到外面弟弟在講話,她還是很想出去不想睡覺,但還是很快就睡著了。很沉。

妞妞一向睡得不多,因為她總是捨不得睡。我一直以為她一天只要一次的午休小睡,可是看來睡飽原來對她來說,好像還是非常必要。

我也開始覺得,行為本身沒有好壞,但評價有。太多時候,可能跟孩子在一起久了,我不由自主的也會預設立場,把她想得很壞。父母這職業多數時候是在經驗中長大,可是其實每次的管教看來也是需要歸零。

乖,媽媽才愛你嗎?其實媽媽自己也要負上不少責任啊⋯⋯(丟筆)


明天開始,我會試著增加一個早上小睡/休息的時間,看是否能矯正她突如其來的暴躁的次數。

就在剛剛,她睡醒了,我說我唸這篇日記給她聽,她聽了一直笑。我說:「你喜歡嗎?」她說:「喜歡:),我要看佩佩豬。」

什麼啦~~~~太可愛了。

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