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7日

" Go or Stay?"

一個毒蟲,因為激烈抗拒被送出院,因此不慎在醫院摔傷而腦震盪。

腦部斷層掃描做完後發現,嚴重的腦軸偏移與出血。必須立刻做腦部手術。

「史蒂芬醫師,妳要回家嗎?還是要留下來?」

『腦部手術嗎?你在開玩笑嗎?』當然要留下來的意思。


當一個實習醫生,她的輪班時間早就結束了,她的男友在家裡等她,可是她選擇留下。

劇中的他們,會為了各種高難度手術而興奮,如果不能進手術室看,也會站在高台上觀摩,並問自己會怎麼做。




鏡頭拉到另一幕。

那是一個週末,四個人終於脫下白袍,在家吃披薩、看電視、喝啤酒、大笑。他們在看什麼?

電視畫面是:外科醫師手術錄影片。


他們看得好專心,片中醫師的巧手一個高潮,還讓他們驚呼不已。

那精采的程度,就像在看世足賽。



很多人在這時會嗤之以鼻的說「真是工作狂~」,或是無奈又幸災樂禍的說「放過你自己吧!」,但,看著《實習醫師》裡面的這些片段,我實在很懂他們的心情。



我並不是想在這說明:留下來動手術的人或是看電視的人比較優秀,不是,最後選擇了什麼並不是重點。



我感受到的是,他們眼中的那些,早就超過「工作」的層次。或者更精確的說,超過了一般人對「工作」的定義了。


如果眼前有個東西,讓我就像看世足賽一樣愉悅、讓我就像看電影一樣開心、讓我有想繼續追求與崇拜希望自己更好的動力,

而----那剛好是我的工作,我真的會覺得,那很幸福。


也很難得,但難不難得到,又是另一個課題。



Anyway,披薩、啤酒是少不了的。



[後記]

"You missed your party?"

"Life as a surgeon.(笑)"

"Yah, and love every minute of it"

挺可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