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7日

他們都聽得懂

今天張海寶又來找貓咪玩了!

對女生比較保持距離的他,通常是因為貓咪,他才會主動投懷送抱。「阿姨~~貓咪~~~」然後他就會找出你的手指頭,拉著你去找貓咪。

所以,我們昨天去野餐的時候,雖然明明沒有貓,但一群瘋婆子一直不停的以「貓咪在哪裡?走~阿姨帶你去找貓咪。」來籠絡他。

這不算說謊吧?就真的找不到馬....



今天他終於可以看到貓咪了!也許是這樣濃烈相思之情,讓他今天已經可以叫出咕嚕和緩兒。

咕嚕,他叫她「姑~~~」

緩兒,他叫她「when~~~」(語音上揚)

就一個孩子還未發育成熟的發聲系統來說,我覺得已經是天父的恩賜了!



今天,下雨的午後,母子倆從花博回來,媽媽一直想讓海寶先睡一覺。但是海寶他堅持要摸到緩兒才要睡覺。

說起來簡單但其實超難,因為貓咪都超怕小孩的,緩兒一直躲在桌子底下,不出來讓海寶摸,於是海寶開始以撒嬌的方式,叫媽媽和阿姨幫他趕貓出來讓他摸。

「阿姨~~貓咪~~阿姨~~貓咪~~」

但~貓咪身手如此矯健,我跟張奇威也無法逼迫什麼呀~而且張琦威的教育理念是:「才不要讓你予取予求咧!」所以我們只好想自然一點的辦法。

於是,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時候,我只好先跟張海寶說:


「你先跟媽媽去睡覺,等你睡著,貓咪就會以為你不在,他就會跑出來,等他出來,我再叫你起來看她們好不好?」

本來以為海寶可能聽不懂,但他忽然轉頭看著我,很認真的說「」,然後牽著他媽媽的手去睡覺了。走時還轉頭跟我說,再見。


這麼複雜的句型,我本來也是抱著一種「自言自語」的方式把想法說出來,原本並不指望他回饋我什麼,但~他居然懂了!


我忽然好羞赧,我原本太小看他了。


這警惕了我一件事....也許當我們以上對下的姿態溝通,就習慣採取一種「上對下」的預設立場,那種「矮化的包容」是不是也侷限了他們學習的高度呢?


我愛你,海寶,今天你是我的老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