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8日

蔣豆豆龍與我

由於蔣宗翰同學在之前我寫一半的好友系列文章「【我的好友】蔣宗翰」中留下挑釁字眼,因此黃逼撥決定今天晚上就要跌破他這個竹科新貴的眼鏡,將這篇文章撰寫完成。

但另一方面,由於蔣宗翰鐵口直斷黃逼撥會在他生小孩那天才看得到這篇文章,所以黃逼撥決定這篇文章要鎖起來先,請蔣宗翰同學,拿你兒子的紅蛋來換密碼阿!

其他人想看就,來找我拿密碼就好。

(應該是沒人想關心蔣宗翰跟我之間的愛恨情仇啦,但小椰子,妳至少也要捧場一下阿,來衝一下人氣嘛)


其實蔣宗翰跟我之間,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他在他的網誌上已經寫得很清楚了(還寫得很煽情,並且,他很沒義氣的把黃逼撥描寫成非常花心女,哼),總之就是,我高一時喜歡他,後來發現這男人大概對我沒意思,我就決定放棄。沒想到,當我放棄了他,他才真正喜歡上我,從此開始了這段充滿愛恨情仇的故事。總之是一段....沒有結果也沒有過程的「情感」。

但萬萬想不到,這樣的關係與錯過的緣分,卻讓我們種下深深的友誼。

有多深呢?

深到我大概覺得儘管有一天他住美國我住屏東,我們都可以這麼熟悉吧。很爛的形容嗎?說實在的,我實在不知道怎麼敘述我跟他之間的交情。講到這裡我已經有點詞窮,我在想蔣宗翰現在一定抱著小孩一邊轉動著滑鼠一邊罵幹,他可能心想:「怎麼黃逼撥從以前到現在都這麼機車,從來沒給他好臉色過,也從來沒給他感性的一面看過,媽的,幹~(用它最擅長的高八度+破音呈現他的憤怒。)」但沒辦法,黃逼撥還是找不到好的方式來詮釋這個朋友對我的重要性。

那,怎麼辦呢?那就有感覺再寫好了,誰叫我剛剛玩旋轉泡泡球輸了呢?

總之,蔣宗翰是我的好朋友,誰都別想動他!

(因為他太大隻,動不了。)
(只有美詩可以動喔!)
(還有髒小龜,不要、別再懷疑我跟蔣宗翰在一起了,不要失去了人性最善良的部分,好嗎?)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