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

時間能換來什麼?


 

共學團第二天,今天是妞妞學習被拒絕、學習處理衝突、學習被愛的一天。

脫離了教室裡的上課模式,今天是實際體驗共學團。

早上十點,非常的熱,讓人不會想在外面多待一分鐘。但很意外的,穿堂有陣陣涼風,比在室內還要涼快。後面還有一大~~片的草坪,在更後方是一個河堤。

小賊說,這裡如果整頓一下,可以媲美鴨川。唔唔,好舒服的形容啊!


劇情急轉直下,下一秒,孩子的衝突很快就開始。

妞妞慢熟,剛到那裡有點陌生,因此作什麼都帶著點情緒。她看到春尋的小娃娃推車,好想要玩,於是就過去站在旁邊說她想騎這個(指)。

我跟她說,「那個是姊姊的,要先去問一下姊姊。」
於是她輕聲細語的問:「姊姊可以借我車車嘛?」
春尋夏安跟妞妞還不熟,很直接的回答:「不要~~~」
妞妞好像有點逃避這個結果,她繼續問。
但結果還是一樣。
妞妞問我說,她想要推車,
已經帶著哭腔,感覺是希望我出面。
「姊姊說不行耶,可能要等到姊姊說可以才可以推車。」

她受不了了,直接去抓車子。
春尋也很快的抓住車子,搶車大戰就這樣開始了。
兩個人緊抓著車子不鬆手,還輔以大哭大鬧。

【聆聽】
旁邊的領隊們也不強迫誰放手,她們在旁邊盡可能了解孩子的情緒。
「你一定很想玩春尋的車子吼」
「你真的好想推呦,可是姊姊不借給你你很傷心。」
「你是不是第一次看過滑板車所以很想騎看看?」
「春尋你還沒有準備好對不對?你沒準備好沒關係。」
「你是不是怕妞妞可能會弄壞?」

奇妙的是,當問到某些問題,孩子會停下哭聲回答:
「你很難過借不到車子對嘛?」「對~~」
「對,我早上才剛洗過車子,我怕弄髒....」

這個過程持續了好一會,過程中一度我覺得我是不是該直接把妞妞的手撥開。
但後來領隊們做的是:他們抓住中間的車子,讓兩個小孩在堅持的過程中,不會因為誰鬆手了而受傷。
也就是說,他們不打算跳出來仲裁這個衝突。
他們只是在旁邊試著同理孩子彼此的感受:
「姊姊還沒有準備好耶,可能需要再一點時間」,
或是,
「妞妞是第一次看到這個,所以感覺得到她真的好想玩喔! 等你準備好了,可以告訴我嗎?」

過程中,他們的表情跟心情似乎都跟孩子同感。


【崩潰】
這過程蠻漫長的,
最後我握著妞妞的手,跟她說「再等姊姊一下下好嗎?」
(我都要跪下來了我。)
下一秒她手鬆開了,可是大崩潰。狂哭~~~~
我抱著妞妞,安撫她的情緒,她一定很受傷吧,
早上大概發生很多次類似的事,她沒有一次順利借到車子,
這次搶不到,大概是她出乎意料的挫敗。

【互動】
小賊在旁邊說,「那,我們想想除了推車還有什麼可以玩?啊!遠方的雜草!我們用草來做草球吧!」

神奇!Magic!!!
氣氛一下子轉變了,小孩們馬上去捧遠方管理員弄成堆的雜草來。
然後大家開始坐在地上用手捏草球,互丟。
車子一下子就被冷落在旁邊,
大家都只想玩草球XD,也開始互動起來。
有了互動以後,妞妞很明顯的不這麼依賴我了,
開始自己滿場跑。

妞妞很妙,她跑來跑去跑到車子旁邊的時候,會去摸一下車子,想自己推來玩。
但春尋也很妙,她也會來防守。
妞妞看到姊姊過來,就眼神一咪,就放手離開了。
大家繼續瘋狂追逐。

其間小孩們一起玩草、追逐、跟來散步的阿嬤講話、繞圈圈...很快的大家就熟悉了。
熟悉後,莫名的,車子就到了妞妞手上,而春尋也不是這麼在意了。
後來,春尋去買糖果吃,她還指定多買一包給妞妞吃....也太感人了。

婷瑛跟我分享,其實孩子自己就有解決衝突的能力,
他們解決衝突的能力,甚至比大人還有創意。
她說他們團裡有一次有個男孩搶女孩的一隻鞋子,
女孩氣得大叫追他,但追了好久追不到,
後來,女孩就把另一隻鞋子脫下來,送給那個男孩,
然後她就自在的跑去別的地方玩了。
大人在旁邊看了都在想:了不起啊,這解法還真有創意!

這過程,讓我好震撼喔!

過去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們習慣兩方大人請自己的小孩「讓步」---分享給對方。
但確實,孩子在保護自己的東西時,為什麼卻要立刻分享呢?還要被冠上小氣的名號?這是物權的概念。
我們也時常怕自己的孩子傷害到別人的孩子,擔心孩子搶了別人的東西,
卻很少問她是不是因為真的很喜歡、卻還不懂處理這種心情所帶來的行為,陪她思考可以怎麼面對。
我們也時常為了「趕快」結束這個紛爭,而武斷的仲裁了某些孩子的衝突。
我想,我自己不太擅長「處理衝突」,可能也是這些成長的經歷所帶來的「練習不足」累積下來的。這些不只是運用在孩子身上,大人之間的衝突也很必要。

<父母效能訓練>這本書提到,處理孩子自己的問題,例如衝突,盡可能採用積極聆聽的方式,而不是跳下去仲裁,因為孩子自己其實是有辦法自己解決的,跳下去了我們反而剝奪了他們學習的機會。

但當事件發生,要能一直耐著性子積極聆聽而不直接告訴他應該怎麼做,還真是不太容易。尊重人最原始的想法與情緒,其實是很需要練習的。


剛剛睡前,關了燈,
我問妞妞:「你今天哭了好多次,很累、很難過齁」
她:「對,因為姊姊不借我推車、也不借給我娃娃(其他事件)」
我:「你覺得她為什麼不借給你呢?」
她:「因為我都用搶的,搶她的車子。」驚人。
我:「那她後來有沒有借你?」
她:「有,她還有跟我去溜滑梯、吃糖果」驚人。都記得。
我:「所以只要再多一點時間,熟悉一下,姊姊是會借你車子的對嘛?」
她:「對。」
我:「那下次如果有人不要借給你玩具,你多等一下,給他一點時間準備,他是有可能會借給你的,對嘛?」
她:「對。」
我:「那下次我們試試看多等他一下好嗎?」
她:「好!」

我看她兩隻眼睛在黑夜裡轉啊轉的,可愛極了。

我:「妞妞,媽咪好愛你喔。」
她:「...我也愛你。」
我:「那我可以親一下嘛?」
她:「好。那我也可以親媽咪一下嘛?」

她就睡著了。

今天一整天,她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哭泣。包含回家以後,她很想睡覺,卻一直吵著不要回家要去散步的大哭,我用了今天學到的方法處理,耐心的等她願意被我抱、願意洗澡完再散步、願意只散步兩圈就回家...這中間折騰(哭)了兩個小時。

過程中我一直想到,小時候我被強迫去洗澡或回家的畫面,都是受傷的心情。

最後她帶著微笑入睡---我忽然理解了「時間」的意義。

每一次的情緒如果好好被花時間對待,心靈不會受傷,孩子也能開始理解如何處理自己的心靈。尊重,也許就是在這一點一滴的實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