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9日

TO 小椰子

這是我的好朋友:小椰子
她說,我答應要寫關於她的文章都沒有寫,
所以她就先下手為強的在她的部落格寫了一篇『TO 黃嗶撥』,(其實是晚來的生日祝福)
我看了差點在公司噴淚。
所以,我想今天晚上應該要認真記下這個特殊的好友給我的所有感動。
(照片是多年前在墾丁的小小民宿旅館拍的,我好喜歡這張照片,超自然)
 

我跟小椰子的感情大概是忽然一夜之間睡出來的。


因為我們高中的交集很淺,高一互不相識,我在忠班她在信班。我只知道信班有個女生長得很矮、很像小孩子但胸部很大。那時候廖根良很哈她。高二我們同班了,但八竿子打不在一塊兒的還是沒交集。當年小椰子跟菩提居的人都很好,很愛跟學長學姐打排球。我跟李泰屁常常偷偷覺得小椰子在菩提居很吃得開,應該是蠻屌的。那時候我有感覺到她很怕我,靠,結果真的是因為裝水球那次嗎?我也太機車了吧,黃嗶撥在屌屁阿。總之我真的沒有討厭她,但我反而覺得她在髒小龜的煽動下應該是還蠻討厭我的。(髒小龜是個挑撥離間的傢伙)

高三,這段時間蠻混亂的,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湊出了一個團體叫做「壞胚子美少女七人組」。口號是:「大幹一場!」現在回味起來感覺很俗豔,但是當時大家都不怕丟臉,小椰子更是裡面很玩得起的人,越刺激的她就越high,間接奠定黃嗶撥不怕丟臉的個性。不過大家應該也是知道的,當一個團體超過五人,其中就一定會有兩人是較為不熟的,更何況我們是七人團體。那時候我跟小椰子就是不太熟,高三講過幾句話都數得出來,晚自習也沒坐在她旁邊過。不過由於那段時間蠻混亂的,在打鬧之間,我們就畢業了。

畢業以後小椰子是「三角寒暑」(一個充滿三角關係的好友團體)的團長,在團中感情關係最單純的她(因為都向外發展)負責統籌大家的交誼事宜。整個大學四年我們因為小龜的關係,還蠻常玩在一塊的。但重點是大三的時候,椰子來台北補習,於是我們開始了同居生活,真正的情誼就這樣開始了!!!(看吧,其實我們虛假了這麼多年)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跟椰子變得很要好,
大概是椰子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會讓人還蠻依賴她的。
她決定的每個行程或計畫好像都還蠻值得去試試看的,
這大概是為什麼她可以擔任我們這個宛如一盤散沙的團體之團長。
那天打電話給小椰子,聽到她真的為了我們一群人搞不定出去玩的事情而大哭,
我真的深深感覺得到:她對我們每一次的行程,都不是玩玩而已...
她很認真的經營三角寒暑,還有經營她的友情。
所以當下真的太心疼了~~
唉。其實我們大家之所以變得這麼懶散,
大概是因為有這樣一個萬能的團長在,都感到很放心吧...

不過那種安心的感覺真好,
因為其實大家從來沒真的想過要離開的...
只是因為太放心了,就像我知道你們一直會在背後支持我一樣的放心,
但是就會被解讀成「重色輕友」。

椰子很脆弱,但也很勇敢,
很多事情都是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跟她出去玩都不用擔心不好玩,
有她在就是覺得很安心又很high!

所以瀟灑要好好陪椰子媽,
有這麼堅強又快樂的媽在身邊應該是瀟灑最感到開心的事情~
但我真的還蠻常想像椰子一個人的背影,身旁都是一堆貓阿狗的畫面,
真是辛酸。髒小龜妳在搞什麼阿妳~

耶,小椰子,我寫妳寫得比蔣宗翰多!
希望我們一直到老都可以這樣,像一家人一樣,
有安全感並互相依賴!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