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9日

除了血腥,還有更多---邁阿密刺青客


最近喜歡上一個旅遊生活頻道的節目--【邁阿密刺青客】。

這是敘述五位刺青師傅在邁阿密華盛頓街上一家名為「Miami Ink」的刺青店的故事。剛開始轉到這個節目總覺得非常血腥,因為總是一直不停地在刺青,但後來慢慢看了裡面的內容,發現他們重新詮釋了「刺青藝術」,並且讓每一位客人的刺青的背後,都擁有一個非常豐富的故事,讓人相當感動。

就像店長Ami說的:「最棒的刺青不一定是最美的或最精緻的刺青,而是這個刺青一定要有意義。」別小看這些意義,他們撐起了這個節目,甚至播出了好幾季。

仔細想想,其實裡面含有一些元素,我想也是讓節目成功的原因:
1. 都是真的。

最恐怖的鬼故事在於「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因為當我們意識到他是真實的,一切就會變得格外親近。

Miami Ink中的刺青師傅是真的刺青大師,他們為客人的刺青也是來真的,他們的老婆、小孩是真的,連整家店的位置、地址都相當明確。雖然後來上網查詢網友的討論,似乎這五位大師已經搬離了那家店,但整體故事還是值得玩味。

朋友曾經協助教授做過一份論文研究,是研究「真人實境秀節目所追求的『真實』與觀眾之間所具有的科技與主體的互相形塑關係」,感覺是個非常有趣的議題,這讓我每次在看這一類的節目(如戀愛巴士酷男的異想世界決戰時裝伸展台等)都抱著一種懷疑的心態:這個節目中,戲劇的效果到底佔了多大的比例?

記得我幫朋友做訪談的時候,當朋友問我同樣的問題,我當時的回答是:我想這些真人實境的節目應該有一半以上是戲劇的演出和控制。但是,即使是一半以上,那又如何?我們開心的看著【戀愛巴士】的男女難過的痛哭,我們看著【酷男異想世界】的異性戀的確在他沒有察覺任何鏡頭的情形下罵了髒話、換了衣服、耍了原本不會的浪漫---

這一切,如果夠「自然」,那似乎沒有什麼錯也不會造成什麼不舒服。

根據後來朋友幫教授做的論文報告中指出「台灣閱聽人對『更真實』的追求,既有全球化的真人秀心理技術,同時也有在地的斷裂經驗。一方面,台灣觀眾運用觀看策略觀看更為視覺化、奇觀化的真實;另一方面,原本應是更陌生的、不真實的異國真人秀,卻弔詭地在本地觀眾心中取得更為真實的地位。」(《全球化中的「更真實」狂熱:真人實境節目的心理技術》,by 簡妙如)

是因為國外的影集總是做的比較細緻逼真嗎?這到值得探究。

無論如何,我想我還是會一邊愛著那五個肌肉刺青男的有趣故事,一邊努力查出他們的戲劇比例....


2. 「人」為主軸

這個概念有點像是「部落格」與「網站」的差異。也許這是真人實境秀的特色:人就是最大的賣點。那些刺青背後的故事可能很精采,但精采的是五個刺青師傅如何解讀客人的想法然後給予他們故事和意義。

也就是說,為什麼每一集都要輪番介紹五個刺青師傅的身家背景和喜好?因為精采的是五個不同的性格和背景,讓他們手下的刺青富有更多差異性和故事性,這樣的刺青「人味」是更濃的。

用「人」作主軸也有一個好處,也許刺青故事的腳本會不斷的重覆,感念過世親人的、紀念新生活的、為了紀念朋友的...,但影迷不會轉台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他們想看自己支持的刺青師傅的背後還有什麼樣精采的故事,讓他們可以刺出如此精采的作品。

3. 小眾不一定只有小眾市場

常常我們擔心使用太冷僻的素材,會讓行銷活動、或故事腳本無法吸引足夠「量」的閱聽眾。但經過適度的包裝--如顛覆大眾形象的話題--作包裝,似乎也是一種逆向操作。

這可能是相當危險的推論。畢竟這要經過重重的文化檢視、特色包裝、宣傳、行銷規劃等,才能將一個節目或活動炒熱,但是看邁阿密刺青客已經在美獲得許多迴響,也許這的確是值得思考的另一種行銷路線--誰說小眾文化,只能吸引小眾市場呢?




OK,就寫到這吧,我的邁阿密在做了,我要去看電視了。媽的奈努茲真帥。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