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2日

東大女學生伴遊記(下)




06.

這次去日本,我們住在FH教會的弟兄姊妹家,很溫暖,很親切,也讓我們體驗了很多日式家庭的味道。

小張弟兄和小張姊妹在1989年從台灣來到日本留學,後來就直接移民到台灣來定居。他們家竟然還吃得到台中太陽餅,真是讓我們倍感溫馨阿!


07.

晚上在日本睡覺,一定要有電毯

第一晚我們睡覺時沒有電毯,但因為好友聊天聊到很晚,內心激動不已所以不覺得冷。隔天,小張姊妹說無論如何要讓我們睡一下電毯,因為小張姊妹家是木造的房子,外面有多冷,裡面就會有多冷,所以如果沒有暖爐和電毯,大概很難好好待著。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睡電毯,感覺就是---媽的,我回台灣也要買一條!

整個溫暖我的心呢。

08.

我覺得,他們的懸賞海報真的有點太綜藝了。是模擬讓他們知道可能會上「水果日報」的感覺嗎?


09.


東大,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就像台大是台灣第一學府那樣,成為許多學生景仰的地方。聽FH說,在日本,如果你搬出「我是東大畢業的」,大家都會讓你三分。所以這裡的學生多多少少是有點自恃的。

許多小朋友、高中生都來到這裡拍照。這就像一種儀式,在你要考大學之前,先去你理想中的學校走走看看、拍張照,好像就會特別有幹勁。

但除此之外,裡面的景色大概也是讓人格外難忘的。滿地的銀杏、整排的銀杏、有歐風味道的建築、一群群的大學生、科技感的理工學院。很美。很美。詳情就看照片吧:)

10.

宮崎駿博物館。很值得一看的地方。動畫是一種值得尊敬的平民藝術。

我發現,宮崎駿的故事角色中,幾乎都是以女性為主角,而且她們身上都有兩種特質,「勇敢」和「溫暖」。

她們不全然是故事中最傑出優秀的人,但是卻是能對其他角色發揮影響力的人。


11.


去上野公園,就是日劇中男男女女如果要去動物園約會會來到的場景。一路上我看到全家出遊的畫面,有點欽佩日本人「做什麼都認真」的精神,他們連經營家庭關係好像也是挺認真的。

我:「唉,以後我一定是個很糟的媽媽,因為假日我會只想要睡晚一點,沒辦法這麼早帶孩子出來玩。」

FH:「搞不好你的孩子還因為這樣很感激你咧....」



12.

在東京吃飯的時候,不知道ERIC說了什麼,我說「你很冷淡ㄟ你」

他忽然很認真的問我:「我,真的很冷嗎?」

其實,這樣的冷是來自於你坦白的面對你的喜好,不掩藏,有稜有角。

我跟他說:「其實這樣也很好阿,你舒服或不舒服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就不用在不舒服的時候裝得很舒服。」

FH在旁邊答腔:「妳在說妳自己嗎?那你現在跟我們吃飯,舒不舒服呢?」

哈哈哈哈,我大笑說:「我超舒服的啦!


其實,朋友都知道阿。都知道你這個人。

戰友就是把妳看透了,但還是覺得妳很好的人。

這句在《QBQ-問題背後的問題》中看到,印象很深刻的一句話。

與其想改變你的朋友,不如先接受他的樣子。


12.

很棒的東京行,不在於買了多少東西、走了多少的地方,而是因為跟老朋友相聚後找到的力量。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