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5日

敷臉塞責


01.

人什麼時候最冷漠?

敷臉的時候。


因為實在無法把我跟奇威敷臉的慘白的臉亮出來,所以採用「在水一方」的佳人姿態現身。

還請大家多包涵。想看原稿照片可以...跟我要阿。來信請寄到右手邊的email。

但,敷了臉的時候最悶了,都不能講話,也不能笑。因為一笑,就會有縐紋,那等於白敷。但偏偏,跟朋友一起敷臉的時候,卻是連螞蟻爬過去都覺得好想笑.....好癢好癢....。

話說,「癢」這個字真的很癢。

癢                      "癢                      搔                          癢"         癢          癢          癢

    "   癢                    癢                  癢癢              "癢            癢"

                          搔

   癢                 癢                    騷               癢                                             癢""""



感覺真的好癢喔!



話說回來,另一個想笑的原因是,張奇威和黃菲比敷臉時的臉,真的很像開玩笑的日本藝妓。就是會演志村健搞笑劇裡面,比較像志村健的那種藝妓。每每一轉頭,王丁丁就笑到翻倒。

其實要不是因為在敷臉沒辦法有大的表情,我真的很像裝一下胡瓜的表情,拍張照留念一下。胡瓜的苦瓜臉是我的強項...


02.

今天有一種淡淡的不捨,和濃濃的快樂,在收到一份貼心的禮物後。

很喜歡收到手寫的卡片,筆跡可以看得到寫字的人的表情和用心。特別是在電腦如此猖獗的現代,好像很難得再看到字跡這種事了。

Merry Christmas!! 

Never too late, it's so nice to meet u!!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