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0日

5:30 am

早上五點半,我醒了,精神異常的好。昨天在這個時間睡去,今天在這個時間起床。截然不同的狀態,截然不同的思緒。

我相信早起一定是一件健康的事,因為早起的孤單,讓人能有空間思考關於自己或自己周遭的事。也因為早起的閑適,讓人更能看到自己思考事情的過程。

所以,也許早起的人除了身體健康之外,也許還有心理上的健康,因為自我對話的空間與時間事實上都是比其他時間更寬裕的。



今天週三了,明天是我最後一天年前上班,這大概是這週來大家努力的動力。

「加油!撐過這幾天我們就要過年啦~~~」昨天下班前聽到Angela在座位大喊。哈哈。你可以說我變態,但我常常覺得這一行可愛之處在這裡。(雖然可以不用太常發生,謝謝各位客戶。)

但是,離回高雄的時間越近,內心就越興奮,也越不捨。我在想到底是什麼東西阿!令我會不捨這裡?這看來是一種很神經病的反應。回家耶。

原以為是一種近鄉情卻的道理,就是覺得,「唉呦~靠近家鄉了,真害羞!」的羞澀感(等於沒有解釋)。但,這幾天卻隱隱約約發現,似乎是因為我實在是喜歡獨處時候的自己。

在這個小房間,我想什麼吃什麼穿什麼說什麼,自由不拘。所以每次要踏出房門一段時間,事實上是有些不捨的。雖然那界線並沒有很明顯,出去依然是用所謂黃菲比的style過著黃菲比的生活,但獨處的時候就是覺得多了一些什麼。

但,同樣的時間,思緒也能很不一樣。也許獨處不是一種客觀的環境條件,需要的是內心調整到一種狀態---清楚的看著自己的狀態。


然後發瘋完我就決定繼續回去補眠了!



這篇順便測試看看會不會轉到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