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8日

刺蝟的元宵

01. 元宵

老虎屁股還蠻美的


其實我並不熱中元宵節看花燈的活動,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連續看了三年了。

而且,我總是記不太起來每年花燈的主題,今年就把這po上來吧,免得2011年的時候怎麼樣都想不起10年的花燈是長什麼樣子。

呵,老虎背台的樣子,似乎比他的正面性感好看。


記不得燈節的內容,但是我可以記得跟誰一起去。

我記得去年是跟凱莉、凱倫、英豪哥、王丁丁去的,我在路上大發瘋,一直大笑大叫的樣子,好像還要去什麼服務台找人還是打人(?)。

我印象很深刻,沿路上我們一直討論著王丁丁應該買什麼牌子的智慧型手機,但,沒想到一年了他到現在還沒有買!!!!



今年則是跟高中同學,椰子和小白,我們吃完了自家煮的羊肉爐,看了「海防最前線」,椰子一邊猜著劇情、我一邊為了神祕感否定她猜的劇情,就這樣,最後在「不可以放手~~~~~」的哀號中,看完也吃完了第一個Program。

於是踏上了擁擠的街道。



其實很討厭人多車多擁擠的感覺,但今天國父紀念館外熱鬧的程度,就像古時候的人們踩著小碎步,走在張燈結彩的燈會上,一路笑鬧著。大概就只差手上沒有提著燈籠。

以後可不可以規定元宵節上街都要穿古裝呢?


這樣想了一輪,我想,如果「團圓」是元宵的意義,那我似乎每一年都擁有那樣的感覺。

很幸福。



02. 取暖

插播不是今天拍但今天整理的照片。

這是年假最後倒數幾天的咕嚕,燈下取暖中。

那天很冷,我記得。咕嚕終於願意在燈光下取暖。為什麼記得那天很冷?因為心情似乎也很冷


那天很冷,我記得。咕嚕終於願意在燈光下取暖。為什麼記得那天很冷?因為心情似乎也很冷。咕嚕好像懂。



03. 相見恨晚

喔,回頭再說說,今天去與小摳吃飯。

很難相信但也不得不信,我們一見如故、再見如_______(還不知道能填什麼較為精確,原諒吾文學造詣有限)。

聊了很多,就是覺得相見恨晚。因為一切就好像認識了十年般的自在,也因為交換了近況以後發現太多的「驚喜」。

好啦!來為那些---心應該要被掐碎一塊不留的臭男人、婆婆媽媽就算了但自己大腿也不管好的無緣男人、以及!那些還沒出現的好男人們----


乾杯!



04. 刺蝟的優雅

刺蝟的優雅



真是好看。我沒看書,電影的刻劃方式讓我挺喜歡的。

阿,其實我了解荷妮為什麼在房裡大哭的心情。我想我55歲的時候,如果還有男人要追我,我可能也會這麼大哭一場而且發瘋。

小女孩的心願也剛好是我一路看著電影的心中OS:「我以後長大,我要當門房!」嗯嗯,這真是個好工作。

小白這時在旁邊喝沙士。小時候去墾丁海邊玩,曾經拿黑松沙士的寶特瓶切開裝沙、養寄居蟹,然後就這麼帶著寄居蟹開車回高雄。一路上大塞車,天氣又熱,車上就混雜著黑松沙士和寄居蟹的味道。

於是後來我只要聞到黑松沙士的味道,就直覺覺得:有寄居蟹。

岔題了。



每個人都值得好好的看第一眼。用心看。不然就失去了最珍貴的那一交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