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4日

除夕記事

Dear 阿姨:

現在是大年初一的清晨六點半,此刻媽媽、舅舅們的牌局剛結束,少了妳帶我們吃完年夜飯以後跑遍大高雄不停的逛街,除夕的夜晚顯得有點長耶。

今年,大家都過得很好喔,我們家一向在過年中都會有些爭執,從一開始過年就會嗅得到味道。但今年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有安全感,大家一片和樂並且彼此配合著彼此的步伐,算是開春第一喜事吧我想。



關於麻將

按照慣例,拍下大人們搓牌的樣子。大舅舅比了耶,哈哈。

這個牌桌記錄著我們家很多很多的事。從這四個牌搭位子人不停的在改變就知道了。

早期是阿公、大舅、小舅、媽媽、二舅、姨丈六個人輪著打;

後來阿公過世了,大舅、小舅、二舅、媽媽、姨丈輪著打;

再後來你跟姨丈離婚了,剩下媽媽、大舅、二舅、小舅四個人約定好每年都要湊在一起打。



看似剛剛好,四個人,不會有人坐冷板凳,卻是一個關於約定的考驗。

因為二舅以往初一就要去二舅媽澎湖娘家,所以除夕都只能打到一半就走了;小舅有時候要輪班,所以也不一定可以在;媽媽有時候要急著回台中賺錢(好直白),所以也可能留不久。牌咖是能湊在一起,但真正相處的時間卻不長。

還好今年,二舅不用回澎湖、小舅不用加班、媽媽說想在高雄多留幾天...就這樣大家一嗨,竟然打到通宵。

初一早上六點多陪阿嬤去拜拜的時候,媽說很久沒有這樣通宵打牌,她都快昏倒了。哈哈哈哈哈哈,看火山媽脆弱的一面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整個晚上,我聽著她們的「麻將talk」睡著,我確定每一年她們的幽默感都在急遽增加。

例如:

我吃完年夜飯火速的包了紅包給媽媽。

媽媽一邊搭著牌桌一邊說:「唉呦~~包紅包可以不用這麼早包啦,像我都是習慣到很晚再給。

我說:『為什麼要很晚?』

小舅說:「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她要看她等等打牌的時候,輸了多少,如果輸了一張就要從紅包裡面抽回一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道理耶。那我早點給媽媽當打牌本好了,這樣也不錯。


又例如,大舅媽買了一件牛仔褲給大舅舅穿,但怕size不合,就叫他先起來試穿,不行就立刻拿去換。

結果...大舅就在牌桌上說:「阿現在要我站起來換褲子,是要讓我輸到脫褲子嗎?....

全牌桌大笑叫他站起來換。



哈,就這樣聽著她們的搓牌聲入睡,是過年最棒的入眠。




關於阿嬤

來說說妳最關心的阿嬤。

今年阿嬤身體還算健康,只是腳因為開刀,所以行動開始有些不便。陪她去拜拜,這次第一次聽她主動要求要坐電梯。

但早起量血壓、運動、歲歲念、跟鄰居大聲寒暄,都還是一樣的有力。

年紀越大,這些小動作就變得越來越重要了,它們是我更了解阿嬤的方式。

阿媽今年比較少提起妳了,不會再因為忽然想到妳的不在而流淚或是嘆息。阿姨不要吃醋,我知道阿嬤是把你放到心裡了。



關於媽媽

媽媽還是一樣,用火山的姿態「詢問」或「討論」很多事情。例如:

「母阿!妳甘ㄟ賽先去洗澡!!已經都要吃年夜飯了!!」

「母阿~妳在這裡我壓力很大!妳要不要先去睡覺阿!!!」

諸如此類。

以前覺得媽媽幹嘛這樣,而且很愛跟阿嬤頂嘴。但後來發現,這好像就是她們母女倆相處的方式,要誰改變、不鬥嘴,似乎就少了些什麼。

家人真的是需要包容的一層關係,包容那些最自然又最不美的一面。包容的背後,其實會看到很多可愛的地方。



關於舅舅們



大舅迷上了拍DV,看到什麼畫面舅拍起來,還自己轉播當播報員。

二舅還是很斯文貼心,當半夜他們打牌的時候,我摸去餐桌找東西吃,只有他注意到,問我是不是餓了,叫我煮東西吃。

小舅一直是家裡我最怕的人,但每一年他都在改變,他越來越喜歡跟我們聊天,也越來越關心我們,雖然還是很兇。哈哈。

通常如果妳在,我會比較不怕,因為這些舅舅們都疼妳,都會聽你的。雖然慢慢的我們也找到了自己的相處之道,但有時候還是很懷念你們以前的一言一語。



對妳的想念開始從夾雜著一點點心酸變成全然的喜悅了,因為妳留給我們的畫面,都這麼好。

希望妳在天上,今天也過得好。身為母老虎的妳,請一定要保佑我們虎年順心喔。



一嘟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