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0日

什麼年紀,看到什麼樣的風景

這陣子舅舅中風,前陣子抗癌身體已經虛弱不已的他,現在因為中風手腳行動不便,可能必須離開工作。

我去馬偕探望他時,原本沈睡的他醒了過來。

「婉茹來了阿?」他轉過身面向我這一側。「舅舅好慘喔…是舅舅自己把自己弄成這樣....」

舅舅用非常虛弱的聲音,跟我說著這些話。

『舅舅,不會慘阿,你可以用這段時間好好休息、調養身體。等身體好了,你可以開始做很多你以前太忙沒辦法做的事!』

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忍著哽咽。說完,他又睡著了。


在家族裡,舅舅算得上最有成就的。是知名海運公司的副總,也是我們這些晚輩眼裡最理性、又最有能力主持家務的人。尤其後來阿公過世,大概任何的事情,大舅舅只要知道,都二話不說先出來主持公道。

我想,這些劇變,對他來說也許是需要時間適應的。



舅舅睡著後,舅媽開始跟我聊著接下來的計畫。也許可能會賣掉房子重買一棟小點的房子、專心做化療,也聊著也許這是一個思考退休生活的好機會。

也許這是老天安排的一個轉捩點。


那瞬間覺得人生是這樣真實。而什麼年紀,會看到什麼樣真實的風景。

我現在30歲,跨入一個被許多人視為「關卡」的年齡帶,體會著許多前輩曾經體會過的熟成與美好。當然,還有偶爾的空虛寂寞,還有對未來感到恐懼的不確定感。

大舅舅54歲,面對身體機能逐漸走下坡;學習接受自己從扛著一家公司、一家人力大無窮的角色,到現在必須躺在床上被照顧、每天重複著簡易但需要勇氣面對的復健動作。

大舅媽46歲,一直以來,照料家人對她不是件困難的事,但面對家人的改變,也必須提早面對「退休生活」以及如何陪著丈夫樂觀堅強的走下去。

那一夜,我反覆的假想著如果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會怎麼面對?



以前常聽到有些疲乏的AE隨口開玩笑說最大的心願是:「我想趕快退休,每天過著不用工作的生活。」

但在舅舅和舅媽身上可以感受到,「退休」是多麼需要勇氣的事。他們,甚至連提早規劃的時間都沒有,就必須進入這個階段。

所幸,樂觀的舅媽,已經在思考之後的生活,坦然的面對了這一切,開始往前走了。我相信,只要有堅定的信心,舅舅和舅媽會找到自己要的生活的。

表弟表妹也很懂事的成為了爸爸心中的支柱:)


(表妹巧手縫製送給爸爸的復健手滑車,超級有創意的。)




什麼年紀,看到什麼樣的風景。也得學習,活出什麼樣的風景。



敬!每一個帶著美麗與勇氣的年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