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8日

火山媽的柔情似水

媽媽今天傍晚打了通電話給我。



她:「ㄟ~妹妹阿,我剛剛在路上看到一個媽媽用機車載一個小女孩,我就想到以前我都這樣載你,回去鹽埕區的家裡柳。」

我:『喔對阿!前幾天我也想起,以前你常載我去收保險費』(每次都想說保護費。)

她:「哈哈哈,是齁。唉~~

我:『幹嘛嘆氣?』

她:「我覺得對不起妳啦....讓你吃很多苦。」



哇塞,火山媽真的是越來越敢講了。近期,常常有類似「娘家」的對白在我們之間來回。





我:『不會阿,妳把我生得這麼聰明,所以我現在可以做很多有意義的事。妳也把我教得很懂事阿,所以我也是還算乖啦...』

聽到這,我媽在電話那頭微微的笑了兩聲。於是我繼續說...



我:『而且妳把我生得那麼漂亮!我...』




我感性的話還沒講完,

媽:「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











媽,試問,妳在笑什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