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5日

不孝指數

如果人的一生可以測量所謂的不孝指數,那我的不孝指數最高點大概會落在籌備婚禮的這段時間吧。

一向是媽媽心中乖女兒的我,近期跟媽媽討論訂婚結婚事宜過程中,我們兩人不停的在下面這樣的循環中懊惱:

你為什麼要這樣想?-->  你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愛我,下次不會了。--->  「但是」....(然後接續下次)



喜宴瘋癲記真人版

在昨天電話中又有了一次爭執,被媽掛了電話的我一個人哭著從忠孝東路走回家,原本哭著覺得我好像完全失去了當新娘子的樂趣,我深覺我原來這麼不了解我媽,而離家了這麼多年,媽好像也完全不了解我但又強行控制著我的想法。

但,話雖如此,散步回家在路邊吃了一套麻油雞湯和一碗杏仁豆腐後,我忽然發現:我似乎也開始在品嚐著連續劇裡面,凡是遇到喜宴都要上演一次的「喜宴瘋癲記」---那種因為喜宴而更了解家人的堅持和喜好、更了解家裡的祕密、但也在這一連串的瘋癲和若即若離之間,也才發現自己原來越來越深愛著家人。



我到底想要怎麼樣的婚禮?

打從我知道,因為自己信仰的改變,從我要穿的禮服、到我想要的婚禮,都跟很多人想像中的不一樣時,我強烈感受到許多的質疑和無法欣賞。沒錯,為此我放棄了很多漂亮的禮服,放棄了朋友推薦的場地和婚紗店,我得花更多的時間去找尋自己真正想要的。

因為我並不要一場豪華的婚禮,也不要只是「很漂亮」的菲比。

但我要的是什麼?在很多不同的價值觀的建議之下,我迷惘了。甚至不知道我原本想要「簡單但充滿人情味」的結婚,到底是不是對的?



記得我在上上個月,決定開始挑婚紗的時候,泰屁和小龜---這兩位已成為人妻且完全可以體會結婚複雜但趣味的過程的好友---給了我一個她們兩篤定的建議:「最終妳想要的,絕對與妳最初在心裡想像的不同。」


人情味不是狀態,而是一種過程

當時我還難以理解那句話,但現在我可以了。

我忽然發現我所堅持的東西,都沒有錯。
我的朋友堅持的---希望我輕鬆一點、希望我美麗一點、希望我像個公關婚禮一點---也沒錯。
我的媽媽堅持的---希望一生就這麼一個女兒要嫁得風光一點,更沒有錯。

錯在我與這場想像中的婚禮、與過客們的「擦肩」,失去了人情味。

仔細回想那個傷心的午後。我在台北與兩個同事一起跑遍東區尋找我喜歡的禮服。我媽同時也在高雄幫我詢問各大婚紗店,看了幾件她喜歡的婚紗,也幫我問了價錢,甚至到處去問:「我女兒不能穿沒有肩膀的禮服怎麼辦?」

想到這些,這次後悔的哭了(媽的最近很愛哭)。能被這麼多人愛著,尤其是我媽,這是最大的幸福。




就在這時,我媽打電話來說幫我找到髮妝了。

火山媽也是公關公司出身嗎?!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