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9日

成為人妻的第一天

我好久好久沒有寫下些什麼了。

是臉書興起的關係嗎?也許是,因為畢竟手機連上facebook比連上這個網站快得多,即便在上上個月Blogger.com也隆重的推出了app版本,但是我只開過一次,發現實在不是太順,於是就關上了。

是因為越少寫就越難寫嗎?也許是,因為太久沒也寫長篇大論的文字---別說長篇大論,臉書寫久了,要再寫個分三段的文章都需要十倍的詩情畫意和十倍的時間。不過這很明確是個藉口,我想就是懶吧。懶得記錄真正深層的感受、懶得構思如何陳述這件事的方式....懶,絕對是人類文明最大的殺手。

是因為階級意識吧?也許是,因為開始認真當個高階主管後,我就總是對於公開的言論感到更加謹慎。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許不是個什麼舉足輕重的事,但我認真覺得不希望我的言論會被扭曲或誤解,或是影響了團隊。曾有談管理的名人曾經說:「不要隨意透露你的表情和喜好,因為你的部屬會因著這樣而開始迎合。」當時我曾引以為誡,我也絕對同意有這樣的人在決定自己的工作態度,也絕對同意太過表現自己的喜好其實對於管理並沒有正面的幫助。

但,我今天忽然間認真的相信---如果這份喜好仍是正確的價值觀,那實在沒有必要隱藏阿。光明的人豈要害怕黑暗的人的模仿呢?這真是太振奮人心了。

於是我放下了過去約莫幾年的懶散與想太多,再加上我實在好想念那種文字劈哩啪啦的手感,我開始寫下了這篇文章---成為人妻的第一天。



昨天我與來自台東分會的王弟兄---也就是俗稱的超猛老王---正式在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台北聖殿印證結婚了。大家開始稱呼我們為王家庭,開始稱呼我為王姊妹;我開始稱他為老公,他開始稱呼我為老婆。

新婚生活並沒有太大改變,我依然要在星期天的晚上依依不捨的送他去坐火車,盤算著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而他依然也細心貼心的在離開前幫我把小窩整理了一番,還硬是去買了洗碗精菜瓜布等,好讓我們第一次啟用電鍋後可以順利收拾。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一直在計畫著我們的未來,想像著未來美好的一切和可能性,這一切,到現在為止都是可愛的。

神在天上的所有計畫,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的。

我好喜歡那天在聖殿印證時,幫我主持印證的許爸開口的第一句。我真的相信這個,如果不是以家庭為單位,家庭關係不會有這麼多微妙、讓人又愛又恨的考驗。如果是從這點來思考,我願意去學習如何與一個與自己大相逕庭的人,好好的相愛、又好好的一起成長。因為,那就是天國中,愛的學分最重的一堂課。

在聖殿印證的過程,一生只會一次,我可能因為過度緊張,大家幫我準備好的面紙我一張都沒用,只是一直在笑。

但是,我後面的那對印證者,是如雲一家人,是超猛老王的教會成員,一個家庭遠從台東上來台北短短幾個小時,就是為了要印證在一起---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兩個孩子---他們是後來成為歸信者,才整個家庭一起來印證。但由於他們已經有了孩子,所以夫妻兩個人要先印證,孩子再進來印證。

而當孩子進來,一起跪在祭壇前那一刻,我看到這個完整而溫馨的畫面,我哭了。

(自己的場子沒哭,別人的場子卻哭了。)

感謝他們,因為當下我忽然明白了婚姻的另一個意義:

我們是一個起點,未來我與老王要帶著這份對永恆的承諾,把我們知道的對的價值觀傳承給我們的孩子,甚至去影響我們的家人。未來會有千千萬萬的人,因為我們兩個今天這一刻的選擇而蒙福。

知道了這件事,我忽然能理解,為什麼中國人老是強調「結婚是兩家人的事。」何止兩家人,是好多個世代的兩家人的事。

成為人妻的第一天,忽然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對的決定,覺得蠻神聖而光榮的(挺)。

明天呢?

明天就繼續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