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Wenig Zeit

今天又購入四本瘋德國的新書:
  1. 簡銘甫的《乾杯!柏林大街》
  2. Daniel Kehlmann的《丈量世界 Der Vermessung der Welt》
  3. 德國雜誌《Frau im Spiegel》
  4. 德國雜誌《Sterm》

今天戰利品

不知道為什麼,對德國相關的東西就會異常的興奮,,像是遇到一個一見鍾情卻全然不了解他的男人,像是崇拜一個偶像那樣。我記得我過去崇拜5566等人也曾這樣過,只是打歌期過了以後,少了大眾媒體的轟炸,這些人好像就在腦子裡被淡忘了。

還好,這個偶像並沒有固定的打歌期,我不用擔心哪天我會因為看不到它,而忘記了它。



今天買了很多,回家就開始興奮的看了起來。一邊做筆記、一邊查字典、一邊上網查作者提到的一些地方故事。

我總是可以從一本書上作者提到的種種資訊中,找到下一本我想看的書、或是下一部我想看的電影。興奮的想下個週末就去把他們買回來。

我其實問過自己:「妳要不要慢慢來啊?一本看完再看下一本啊!」

但是今天衝動購物時,我忽然發現心裡有一股很堅定的聲音:「想看就快點看吧!你還有多少時間呢?沒有了!!!! Wenig Zeit!! (德文"很少時間了"的意思)」

我不太確定我在緊張焦慮些什麼,但我很確定在我懶散的人生中,很少這麼篤定自己愛上一樣東西、如此渴望的想要了解他「更多更多」。

看的東西似乎永遠都不夠,我很怕我的時間太少了。

只是單純的不希望我「老了」以後---心態上的年老---後悔我沒有「早點」完成那些我想體驗的事、想看的書、想接觸的人。

因為我現在已經有點後悔了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