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那 所謂的社群

常覺得我太渺小,不適合為"社群"這樣的熱門關鍵字下什麼確切的定義,雖然內心對這件事熱情澎湃,但是還是對廣大的、浩瀚無邊的、誰也說不準的這兩個字,有著崇高的敬意...

大概是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尊敬。

說到這,大概同事要吐了。

隨便啦ㄎㄎ,看要吐多少,因為我也很想。因為,雖然內心是這樣的膽小,但偏偏我的工作必須常常肩負這樣的任務,所以常得逼得自己去思考和面對這個大哉問,或是想想什麼樣的作法才是比較問心無愧的。

其實常為這樣的事情焦慮。

為了那些執案提案的過程裡,類似"你要的"、"網友要的"、"客戶要的"常在三方用力拉鋸而焦慮,誰也說不上誰的才是最完美的答案。

今天動腦到半夜兩點多,其實是為了同樣的理由。

我們都知道,什麼樣的東西客戶一定會買單、安全牌、不會被挑毛病,但是,我們就是覺得好像---不能貿貿然這麼做,一切看似對了,但是就是過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線。

剛開始也不覺得那是錯的,只覺得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像是一直在照樣造句。只是比什麼文字用得比較美,或是穿什麼衣服站上舞台才能很快被看到。

但,當思緒忽然拉回來品牌上,開始想通了一些事....突然的它再次提醒了我:不管社群說話的方式是什麼,品牌早就有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是使命。有些東西,是消費者本來就重視的,而不用虛情假意的---扮演或是討好,才以為我們打成了一片。

嗯,其實...就是不想虛情假意,就做自己杯~~不管今天是不是我們的工作,那是最基本的需求。



有了這一層"良知" ,半夜一點多了,大家忽然你一言我一語的,順利的把這概念衍伸了下去,連作法都很快跑出來。



雖然不確定這最後是否會執行,但今晚, 做了自己也重視的事,老娘真的很爽Again。






明天會不會翻案就明天再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