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6日

春哪

最近緩兒又發春了--嚴格來說是一直都在發春,只是頻率密集之後力度較小---真是符合大自然的定律。

通常她發春的聲音是:「(從喉嚨) 吼~~~吼~~~吼~~~~」
休息一下。
再接著:「(從喉嚨) 吼~~~吼~~~吼~~~~」
休息一下。
再接著:「(從喉嚨) 吼~~~吼~~~吼~~~~」

然後我就會:「緩兒~~~」

她;「喵~~」小喵咪狀。


就這樣,一個晚上重覆四到五遍。

有時候我會忍不住說:「緩兒~~~不可以喔!!」

但是,講完就覺得:


碼的,我自己都會發春了,更何況是一隻貓呢?!我有什麼資格阻止她發春呢!這就像  把老公推開的老婆,或是把老婆推開的老公  一樣的殘忍阿!!

唉,但是看她一直對著我的臭鞋子磨蹭也挺不忍心就是了。(不是我髒阿!! 臭鞋子對貓來說根本就是天堂!!)


於是,後來就又回復「三吼一叫」的策略。


有奶便是娘阿。






(關奶啥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