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6日

一顆粽子的力量

小白那天跟我說:「我覺得你這麼愛吃,你應該去做跟吃的相關的事業。」

我在機車後座逆著風,大叫:

「但吃是要每天吃的阿!把『吃』當人生或事業的目標太辛苦了,『吃』必須存在在我生命中的 每!一!天!!!」

是,從出發前的準備、進入餐廳或上桌前的心情、點餐對MENU的眷戀、到上菜後每一口的滿足---- 

『吃』已經是一種複雜而多變的心理歷程,它就像一個生活中關鍵而且困難的環節一樣重要,足以影響一天的心情;也像面對工作掌握進度一樣的正式,不同的時間點就有不同的食物必須做配套---

總之,『吃』真的對我的人生有很重大的意義。



在台北工作的遊子,吃不到家鄉的肉粽,所以每到端午節就一定會至少買一顆,來應應景。

如果身邊有新朋友,我就會開始又囉嗦的說起小時候在家鄉裡吃著菜粽的回憶。

菜粽,材料很簡單,不是走彭派路線的,裡面大概只有數十顆的花生,偶爾會有些香菇吧。但每顆花生,都比我的大拇指指甲還大,花生蒸出來的香味會讓人吞進喉嚨裡都還聞得到;糯米總是黏得緊緊的,每一口都不太會散掉,而且還聞得到粽葉的香味。

哪裡賣?就是隱身在菜市場的那一家小店裡賣的。

事實上應該是沒特別好吃,我也記不得老闆的臉了,但就是有一種讓人難忘的高雄味。喔,還有小時候媽媽丟三十塊給我、叫我去付錢的畫面,那畫面背景是藍色的日光燈打在牆壁上,外頭灑著陽光。

我後來才知道,那味道與畫面叫做「思念」。

「思念」不必總是帶著哀愁的,也不必看著月亮後還要低頭嘆息,大概是過去的飲食經驗太美好,可以帶著自己記憶中的畫面和味道,在台北四處擦撞出不同的火花,也是一種奇妙而讓人興奮的「思念」。

也是用這樣的方式,提醒自己,每個人心裡都有那麼一塊角落屬於自己的思念。

不管那些人有多兇神惡煞、有多低潮難過、有多汲汲營營,他們褪下我們常看到的那一面後,一定會有一塊赤裸裸的部分,是興奮的拿筷子,吃著家鄉粽子的模樣的。: )


今天Karen家的肉粽,恰恰扮演了那樣的角色。

我吃得很快,短短15分鐘,什麼話都沒有說,想著想著,找到了重新出發的力量。



謝謝!端午節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