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6日

不是媽的我 的教養課

之前陳姓主持人的兒子被羈押一事,媒體、網友都吵得沸沸揚揚的,大家都說他慣壞了兒子。

但我想,如果不是為人父母的人,其實輕易的評斷別人的教養問題,幾乎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並不是要為這位父親辯護,教養確實很重要,但不該由社會大眾,甚至沒有子女的網友們隨意撻伐評論、隨之起舞。

因為你我可能都不懂,身為父母,與孩子中間那種微妙的關係。那種微妙的關係,讓處理事情來並不這麼客觀,因為她們總是真心的在乎著彼此。


天啊,這個部落格難道要轉型了嗎.....

好,那麼不是媽的人,難道沒有機會談教養嗎?真慘,最討厭用這種物理方法貼標籤惹。

因為我最近就遇上了奇怪的現象,我莫名的不停反省:不是媽的人的  親子關係。


近來喜歡看親子教養類的書和部落格文章(最近讀了「管教阿,管教!」)。但我,畢竟不是一個媽媽,很多的學習與心得,只能投注在做人處世道理上的反芻,或是管理上的類比。



只是,我越來越多的時間,腦中裡有著不合時宜的想像:

在一個社區裡,我跟一群媽媽們成天忙進忙出的,匆忙的在門口見了面、打聲招呼,交換彼此的心得。


A媽媽三八的說:「哎呀,我兒子最近考試都考不好,我好擔心喔!」


B媽媽也誇張的說:「對呀!我女兒也是,而且還會頂嘴,我好傷心喔!」


C媽媽接著說:「還好,我兒子很爭氣,一直都讓我很放心。那你呢?」


我,似乎是說:「ㄟ,這些問題也不是沒有,反而很多咧,不過我會找時間好好跟他聊聊、問清楚他的想法。



嗯,我終究不是一個媽媽,我也許看完了數本書還是不懂真正成為一個母親內心的兩難。

聊聊?真的做得到嗎?講道理?孩子真的聽的進去嗎?我可以這麼理智,可能就是因為我根本還不是個媽。

你要這麼說也可以,可是,我是相信這套理論的。

因為我會想起,以前媽媽是怎麼處理我的奇怪行事?阿嬤是怎麼糾正我的行為?後來帶過我也宛如我第二個媽媽的老師們、主管們,她們教我的處事方式是什麼?

印象中,「找時間好好聊聊」是讓我每次學習最多、也最確定怎麼樣讓自己跟別人過得更好的方式。

當然,免不了過程可能會受傷,畢竟忠言逆耳,要坐在那裡忍受別人說自己的不是,難難難。(尤其是我真的很愛面子,凱倫應該非常有感節。)

可是,每一次我都清楚的知道,我是這樣被期待的、被愛的。



我終究不是一個媽媽,但我也開始嚐到人與人之間,所謂的兩難,與愛恨的糾葛。

我也開始體會,在朋友之間,偶爾也會遇到必須仗義執言,說出內心話的時候。

我也開始煩惱,當我自認為對別人有著深深的期待與愛的時候,對方是否也同樣感知?還是誤會大了?

(特別是想起自己年少輕狂時,也曾經在日記本上罵阿嬤真是老古板,為什麼不讓我在國三的時候談戀愛,害我還要偷偷摸摸的。)

這些,我分不出對錯,也許這輩子這些事都不會有對錯,但我越來越相信,當我內心越糾葛、頭越痛的時候,其實也就更能感受到我是越愛著那個人的。

那麼我得時時提醒自己,要用最對和最準的方式,表達我的愛和我的期待。

要繼續的學習。



來自一個不是媽的我的奇怪讀書心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