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凡事只要有渴望

加入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也就是摩門教--以來,每天都有許多人們、或故事們,在腦子裡不停的轉。

也許是因為摩門教過去在我腦海中、或是我的同儕中,是較受非議的。在許多的挑戰和質疑中,我常在想,人對於宗教的信仰,究竟是建立在「神」之上,或是「人」之上呢?是在「邏輯」上,還是「感覺」上?是在「說服」上,還是「看不見也相信的信心」之上?

宗教兩個字,聽起來是多麼「他者」,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自己」,但真正落在人們的討論之間,卻又總是常被「自己」左右。我們是自己鞏固自己,還是讓群體來鞏固自己呢?

---我想這些問題並不在於是不是摩門教,而是面對未知,人們熟悉的質疑。但也因為如此,似乎讓我花更多的時間和動機,想深切的了解祂。

我看完了網站上的FAQ,問了朋友、問了傳教士、讀經、再問朋友、再提出疑問。一開始,我不否認,我的目的比較像是辦案。但他們每一個人的態度之開放,讓人保有選擇權的自由,是我願意不間斷學習的原因。

直到我確信,心中的感覺也漸漸踏實了下來。我知道,這些論辯並不會因為虔誠而結束,但我內心似乎漸漸已有答案。

--------------------------------------------------

01.

這週六,因為快要過新年了,慈助會(過去稱為「婦女會」,女性同胞在教會中有其相當重要的角色)決定輪流去較年長、或獨居的奶奶家除舊佈新。這週要拜訪的是獨居的盧媽媽,還有行動言語較不便的王媽媽。

盧媽媽年紀很大了,一個人住。我們去之前,其實一切簡單就好的她,早就將家裡打掃好。於是我們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怎麼幫忙貼貼春聯。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幫忙盧媽媽貼春聯

我被分配的工作,是將一個姊妹送的耶穌基督像,放到盧媽媽想要的位子。

盧媽媽說:「我最需要的就是這個。」於是她拉著我放在她的床頭,她一起床就可以看見,神的陪伴。

在房間裡,她開心的說謝謝。忽然想到可愛的阿嬤。

「我們來拍一張阿盧媽媽!」『唉呦~年輕人才自拍,我都這麼老了!』
「哪會~大家都可以自拍!」『唉呦~好啦!』

相機才就位,盧媽媽就很「專業」的笑了。


盧媽媽超級可愛。一直說謝謝。讓我想到阿嬤!!!!


02.

接著,去王媽媽家,其實也就是寶玉姊的家。

王媽媽有些微老人痴呆的狀況,寶玉姊一直教她要乖,要吃飯,而且不可以亂罵人。顯然王媽媽今天看到這麼多人來看她,很高興,都有很乖的聽話,也一直笑著。

接下來到了王媽媽家,也就是寶玉姊家。大家輪流跟王媽媽說吉祥話,祝她生日快樂


寶玉姊說,別看王媽媽年紀這麼大了,到現在英、日語、上海話都還是好流利。講到這些,王媽媽在旁邊也笑了。

最後,寶玉姊開玩笑的說:「媽~你要跟大家說說話嗎?」

我們來之前都知道王媽媽的狀況,所以其實本來也覺得不用太勉強。沒想到王媽媽忽然彎下腰來,做了一個禱告的動作。

寶玉姊:「媽?你要帶大家禱告嗎?」基督徒有帶禱告的習慣。

看到這狀況,大家都紛紛跪下來,誠心的聆聽王媽媽要說的禱告。

王媽媽忽然用了超清楚的言語,一字一句清楚的說:「我們在天上親愛的父,謝謝你,讓大家今天在這裡相聚,讓大家來看我,互相拜年。祈求您....(中間略)....禱告都侍奉靠您愛子耶穌基督之名求,阿們」

「阿們!」我內心好感動,這一切是如此的清楚。

眼睛一張開,寶玉姊抱著王媽媽,哭了。

王媽媽說:「你不要難過阿~」

寶玉姊說:「我是感動!她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清楚的禱告了><」


看著她們,我腦中想到的媽媽和阿嬤。媽媽總是會斥責阿嬤哪裡不乖、不聽話(只是阿嬤現在有能力回嘴),但在某些時刻我知道,媽媽是如此的愛著阿嬤,為著阿嬤的身體健康、真正快樂而開心著。

母女的互動,不也就是如此?

深深的期盼,終究會帶來總有一天明顯的進步的。我們任何事情,都不該放棄、或屈就的。





就像今天梁姊妹告訴小姑姑的:「凡事只要有渴望,總有一天會有 應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