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日

假的六公分

國小二或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月考,我數學考了60分。也許有些人還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數學並不難,應該很多人到國小二年級、三年級都還是叱吒風雲的吧...而我,一個一、二年級都是每科98-100分不等的人,考了60分。

那時候考卷都要帶回去給媽媽簽名,隔天要再交回去給老師檢查。紅紅的「60」,是利百代牌的那種粗粗的紅筆,就是有水劃過去會暈開的紅筆,感覺把我的鉛筆字都蓋過去了,怎麼樣都看不到我自己的答案。我硬硬的書包裡,這張考卷好像特別大張,夾在其他的考卷中間。我一點、一點都不想帶回去給麻看。

那時候已經有羞恥心了我發現。應該說...那時候的我,有羞恥心。


回家以後,我想了很久,在房間裡面偷偷的拿出那張考卷,一直看一直看,好像看破它以後,「6」就會變成「9」。但沒有阿....於是我翻了翻鉛筆盒,拿出我的自動筆,想學媽媽簽名。

第一次,很醜。媽媽的字很清秀,跟她的個性不太一樣,所以我也要學得很清秀才行。但是才剛學會寫幾個國字的人,哪能寫出什麼清秀娟麗的字阿....但我用橡皮擦擦了又擦、擦了又擦....還是很醜。

最後,我找到關鍵技巧了。就是要用「原子筆」!

對啊,哪有大人用自動鉛筆簽名的阿,擺明了要讓老師抓嘛。所以我偷偷跑去電話旁邊,偷拿一枝有點斷水的原子筆。然後下筆前還練了幾次,因為家裡沒有修正液(立可白啦,那時候不流行,倒是男生都會說「哩靠杯哩靠杯~」),所以一定要一次成功!

來了....

我簽了一個「蕭」後,還帥氣的幫「蕭」打了一個圈。那時候很多人的媽媽也都這樣簽,我還以為,圈起來代表媽媽,沒有圈代表爸爸。總之我畫了個圈以後仔細端詳,我發現簽起來像阿公的簽名。

阿公的筆跡比較端正,「蕭」這樣難寫的筆畫它也會盡量的寫用力、端正些。怎麼辦呢....如果老師問起,就說媽媽去上班,所以阿公代簽好了。(其實還蠻常這樣的,所以從小我的家庭聯絡簿大概有七、八種簽名,反正很少是我媽)

然後我就很高興的去看電視了,感覺有一種長大了的感覺。那天家裡二舅、媽媽、阿公、阿嬤都在,很少家裡這麼多人的,好像都知道我考不好所以都來了一樣。

但看到一半阿,忽然覺得不太對....好愧疚,再衝回去看那個簽名,幹,好假喔。當然小時候不會罵髒話啦...所以我決定還是坦白從寬好了(「從寬」是自己想的)。我就拿著那張紅色「60」,顫抖著雙手拿到客廳,拿給媽媽。媽媽在看電視,她手接過去沒有看我,眼睛還在看電視。趁這個空檔,我趕快跑回房間去~~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後面的....

「喔!~」媽叫了一下。「60昏!」
「瞎密阿....」舅舅們第一次這麼主動關心我的成績阿...
「擱自己簽名ㄋㄟ!」媽又用她習慣的誇張口氣,我全身發抖,那種緊張感到現在都記得。
「那ㄟ安ㄋㄟ阿。」

媽媽叫我出來,我出來了。
媽媽問我為什麼考這樣,我說:「我都會阿...」
媽媽又問那為什麼考這樣,我說:「因為老師畫三角形,邊長寫6公分,可是我自己用尺去量,它是2.6公分阿...」
媽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舅舅在旁邊一直笑,他們看著所有的數據都是小數點,不是整數,說:
「後,黃婉茹現在就會小數點的計算了耶。」

後來,我媽好像發現我可能是個天才而沒這麼生氣。這算是救了我一命吧。

唉,當時真的不懂為什麼明明是2.6公分,老師硬要寫是6公分。我發現「考試」也是一種社會化的過程,第一次玩遊戲的時候,是需要一些時間適應它的遊戲規則的。久而久之,再看到的時候,就不會笨得還拿尺去量它是幾公分了...

而自那次以後,我開始會學媽媽簽名,學到後來因為太像了,嫌麻煩的媽媽也都叫我自己簽,舉凡家庭聯絡簿、家長同意書、切結書、戶外教學同意書、營養午餐報名表、考卷...我通通自己來,而且還會阿公的、舅舅的、阿姨的簽名法,簡直就是如魚得水,媽媽也省得每天早上下班回家以後還要幫我簽名。所以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阿....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