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6日

傳統結婚典禮的前一天

親愛的孫子阿,

今天忙著跟你阿公採買這個採買那個,我們忽然聊到一個話題:以後如果我們的子子孫孫都是教會的成員,似乎也就不用再經歷這些許多很奇妙的習俗,就務實面來看不用花這麼多錢,也可以節省很多的時間。

但是倏地 (就是忽然的意思,阿嬤希望你此刻的現在讀得懂這個詞,否則我真的要幫你訂一套漢聲小百科了。),我又忽然間覺得:因為這兩邊可愛的家人,我們也才能經歷這些可愛的台灣傳統結婚禮俗,不是嗎?經歷了這一次,其實還學到挺多的。

從今天一早,我就跟我的媽媽你的阿祖搭火車來台東說起吧。

坦白說,這是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跟媽媽有一起旅行的感覺。我們一起搭火車、然後住一天的旅館。而隔天,我就會從她的手中嫁出去給另一個男人了。

說起來這一切的親密過程,讓我覺得好奢侈。

車上,我看了一篇TED,主題是:每日一秒。作者是一個廣告公司的主管,為了記錄每一天的生活,他每天錄下一秒鐘的片段。他的概念是:等他40歲,就會有一部約一個小時的電影幫助他想起這十年他經歷了什麼。

So touched。於是我也拿起手機,思考這趟旅程我最想拍的。

我拍了媽媽,你的阿祖。她睡得好沉、好沉。拍了一秒,兩秒....我突然好想哭。

我好愛你喔媽媽。我真的要嫁了耶媽媽。雖然我老是跟你說嫁人不代表離開你啊,可是我好像也是有點感傷。


到了台東,大姑姑跟我們說了很多習俗。

我們要去買一個鴨蛋和一個雞蛋,洗澡時放到澡盆裏面,澡盆中同時也放入艾草和蒲龍,然後進去泡澡前,把雞蛋鴨蛋互相敲敲敲,敲破殼後吃掉。

為什麼呢?「破蛋」象徵「脫殼而出」,代表新人長大成人了,從今以後就是大人了。

我洗澡前實在不知道到底是先沖澡還是先泡澡,還是先吃蛋?一直追著火山媽問。喔對了,「火山媽」這個稱號就是阿祖,她當年真的有夠兇。

我一直追著火山媽問。

我:「媽,到底是要先沖澡、先泡澡、還是先吃蛋啊?順序到底可以是什麼?」

媽:「先沖澡好了,在澡盆外面洗再進去。」

我:「所以進去以後再把蛋拿出來嗎?是嘛?」

媽:「.............唉喲!! 你進去就是洗澡了問這麼多,快點去洗一洗啦!」

我的媽媽大概也是被我問到沒耐性了,但被這個一吼我忽然覺得:

在這個緊要關頭,有媽媽在,真好!


就這樣,我在浴室泡了個澡,還特別用艾草洗了我的嘎資窩。不知道為什麼,我認真覺得:如果今天有殭屍來我應該也百毒不侵了吧。然後,還吃了個蛋。感覺就更神猛了。

但要新人吃兩顆但實在是有點太勉強了。另一顆我媽吃了。


另外還有,我們把帶路雞買了,聽說新婚第一日要按下按鈕讓她叫咕咕咕。(阿嬤在的這個時代已經有電動雞了。) 象徵起雞,是台語的「起家」的意思。不是乩童的那個....


就在剛剛,老公打電話來,他問我洗澡了沒?我說我洗好了!第一次這樣有把握。

結果他就說:「我從我家跑來飯店樓下了找你啊!但是洗完澡就不能見面了耶。」-->又是一個習俗。洗完澡就不能出門了。

我:「那你只好回家洗澡等著明天迎娶我了。掰了。」第一次這麼快洗澡卻變成無法跟老公見面.....




掛了電話,我開始錄影。我問媽媽對於我結婚的心情。

她說:「我只能當作你去台北工作啊。從跨年那天我就覺得好捨不得,你那天就跟虹銘回去台東了。我就覺得...」媽媽就沒說話了。


媽,我還是你的女兒。愛你的女兒。


孫阿,以後我們也還是走一下習俗如何?


菲比阿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