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5日

北京之行(二)

站在天安門廣場上,導遊說不可以胡亂說些什麼,
有些小販都是便衣來著。
這樣的警告立刻將場景拉回新聞上看道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現場。
但如今這裡除了風大,擁擠的人們、拍照的觀光客,
倒是沖淡不少當年的殘忍景象。

站在天安門廣場上,導遊說不可以胡亂說些什麼,
有些小販都是便衣來著。
這樣的警告立刻將場景拉回新聞上看道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現場。
但如今這裡除了風大,擁擠的人們、拍照的觀光客,
倒是沖淡不少當年的殘忍景象。

紫禁城你他媽的超大,
從最前門走到最後面,光是順著一直線走,
便要花上一個半小時。
古時候皇帝在這辦公嗎?也難怪他們戀棧皇位。
這樣的環境不是現代人享用的起的。
小高是個很棒的導遊,
每個城門、每個地點、每樣雕刻,她都有故事說,而且還十分精采。
每個皇帝生前的行事作風和個性,也樣樣都落在眼前的建築上。
其實皇帝也頗可憐的,也只不過風光幾十年,
卻要背負幾千年的歷史評價。

站在午門前,我們這些死觀光客興奮的大喊「午門前斬首示眾!」
但小高笑著跟我們說,我們都受電視劇誤導太深了,
其實午門並不是拿來斬頭示眾用的,
你想想,這可是皇帝住的地方,怎麼能讓罪犯的血污染了這裡呢?
但這裡卻也是懲罰高官之處,
不過不是斬首,而是杖刑(或杖禮?)
高官們犯了罪會被棍杖打幾十大板兒,
但高官家人可以塞給執杖刑的人銀兩,
給多少銀兩都會影響下手的力道。
所以不塞錢的人,可能一回家就斷了氣,
但塞了錢的人看似打得用力,實則仍能走回家去。
喔喔...中國的賄賂文化,從官開始。

進了午門,就是故宮博物院了,
一進去先是正和門、再來是正和殿。
正和殿這名字陌生,但其實它就是紫禁城中我們最熟知的部分。
如果回憶起康熙皇帝等電視劇,
皇帝早朝的地方,台下站著千千萬萬的官員,就是發生在這裡。

紫禁城的後面就是當時明崇禎皇帝上吊的煤山。
為什麼叫煤山,因為當時整座山都產煤,
整個紫禁城的用煤都從這兒取。
我們走過崇禎皇帝上吊的地方,再爬上煤山的最高峰,
靠~整個紫禁城盡收眼底,正方形的格局加上小護城河,
讓整個皇室的地位格外尊寵,
皇帝真的去過紫禁城的每一個宮殿嗎?
這麼大ㄟ,哪走得完兒阿!

總之紫禁城的建築太雄偉了啦,
每個宮殿都帶著點歷史的味道,
就如同中和殿曾經關過光緒,那小小的方寸之堂看似可憐,
但若走過頤和園中那四面都封上石牆只為關住光緒、不讓他出來走動的小廳堂,
我不禁要為光緒難過,為慈禧太后的心狠手辣感到震驚。

天天吃珍珠粉和喝人奶的慈禧太后,到70歲臉上都還沒有縐紋。
她的頤和園....靠,請眾看倌定得親眼看看有多大,而且大得嚇人。
光是中間那面人工湖,我們從東面去便看不到西面的盡頭。
加上湖面上都結了冰,許多遊人在上面走來走去、甚至越走越遠,好像走不完兒似的。
慈禧太后的生活也十分奢侈,
就像她一天吃飯的花費是60銀兩,這足以讓一般百姓過一整年了阿!
實在太過奢華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