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5日

北京之行(一)

從北京回到台灣的第二天,我開始懷念那個無一處不是歷史的城市。

北方的景色充滿冷意,這是在台灣的我們感受不到的。
因此,我特別愛看北京街頭、甚至是胡同裡那種蕭瑟滄桑的景色,
揚樹(是揚樹吧,我忘了小高兒怎麼介紹來著)一到冬天便掉落了樹葉,
整棵樹一片葉也沒,禿禿的,像是老掉了一樣。

從北京回到台灣的第二天,我開始懷念那個無一處不是歷史的城市。

北方的景色充滿冷意,這是在台灣的我們感受不到的。
因此,我特別愛看北京街頭、甚至是胡同裡那種蕭瑟滄桑的景色,
揚樹(是揚樹吧,我忘了小高兒怎麼介紹來著)一到冬天便掉落了樹葉,
整棵樹一片葉也沒,禿禿的,像是老掉了一樣。
但整排望過去,卻有種活生生在上演「婉君表妹」的錯覺。
我應該過去那追逐一會兒才是阿。(追逐什麼阿)
也難怪Karen老說她想「回」到清朝,體驗當時妃子們的生活。
也許是受電視劇的影響,
北京這時也變得特別熟悉了。

氣溫很低,光從吸進鼻子裡的冷空氣便能探知。
手一旦離開口袋過久,手就會僵硬的拿不起相機。
行道樹的土壤都結冰了,
我們好奇的過去踩阿踩的,冰碎掉的時候,還真有種像在做夢的感覺。
這跟台灣的挫冰很像阿,但當下情境卻全然不同。
路上的人們、車子倒是挺壅塞的,
北京其實算是大城市,汽車多、公車多、人多,塞車是家常便飯,
但走在路上的人們可不像我們這些觀光客把自己裹的緊緊的,
他們似乎是習慣了這樣的低溫,毛線帽與手套對他們的裝扮來說顯得多餘。

在北京東西方向的主幹道上,
也就是走在紫禁城與天安門廣場中間這條大路上,是全中國最寬的馬路,
光是快步穿越地下道到對面去,也要花上五分鐘
兩邊除了重要古蹟,盡是高樓大廈,
小高一下子指這邊、一下子指那邊,
每個大廈都有他的源由和故事阿,
第一棟有顏色的大樓(北京人叫它「巧克力大樓」)、
北京市區唯一在主幹道上設大樓的LG大廈、
外交公寓、北京第一棟對國外旅客開業的建國大飯店,
我們頭轉過來轉過去的,看得目不暇給。
對北京這個城市的第一印象,是繁榮與歷史交雜的衝突感。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