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6日

親爸爸

我有好多個爸爸。雖然從小,「爸爸」這兩個字對我來說
很陌生,甚至叫也叫不出口,可是也許因為如此吧,總覺
得很珍惜所謂的「父愛」。

親爸爸很帥很帥,帥到我覺得,雖然我曾經討厭過他的行為,但是在介紹我爸時,我還是會說,他比艾偉還帥。
                                                                               
眼中的爸爸好像很高,其實常常五年十年沒見的,大概也只是因為印象仍停留在小時候,所以覺得他高。這幾年看他,其實也大概 175左右吧,頭髮也變得斑白了,但是那幾次跟他吃飯,看他談笑風生的,我還是想說,我爸他真的很帥。
                                                                               
只是這些話就是無法對他說,見面的時候,連叫聲「爸」都畏畏縮縮的。
                                                                               
有時候,對他管教弟弟的態度感到生氣,甚至為此爭吵。曾經在久違的電話裡,因為弟弟的事情,我跟他第一次說話能這麼坦蕩蕩。像是在說教似的,我盡是批評著他管教方法的不正確;而他像是急於反駁,好像這其中有許多我所不解的苦衷。


什麼是「父女」的感覺?在那一刻我完全拾起從前的記憶,許多的情感被激動的情緒跟著越吵越高。想起他過去對我的疼愛,儘管那看起來像是有一點偏袒。想起這幾年就算沒見面,他還是掛念著,希望我上大學,好好唸書,即使他連當初離婚答應扛起的學費都給不起。
                                                                               
每年過年,阿媽跟媽常常要我打電話去跟爸要錢。阿媽常常說,「既然妳爸都不養妳,妳以後也別養他了。」
                                                                               
這些氣話,說起來大快人心,解開了我們家多年來的委屈。但是聽起來心疼,因為回過頭我才知道,有些感情是不能用道義責任來劃上等號的。妳愛他,生來就要比別人為他多負一些責任,放不下,也卸不完。
                                                                               
今年比以往,更頻繁地在心裡想像著一個所謂「幸福」的輪廓,一個完整的家庭。很希望過年是爸爸開著車,帶我們回台南的三合院,就算那裡的蚊子都愛叮我,我也還是想回去看看那幅掛在牆上,我跟弟的素描畫像。那是我才華洋溢的阿公所畫的。初二會回娘家,我爸也會跟著舅舅他們摸幾圈麻將,婉婷他們會叫爸爸叫大姨丈。「大姨丈~」好可愛的稱呼喔。


我還是愛現在的家,但是也好希望能回到那個時候,偷偷享受著所謂的「父愛」。片段的記憶裡,有一個高大男人,會將報紙折成帽子,給我戴上;他會做好喝的紫菜蛋花湯,餵我喝完;那雙手打過我媽,可是也曾經將我抱在懷裡。
                                                                                                                                                               
一直覺得,吵架的那一天,是不是因為我有太多的話,從來沒對他說,所以我急著說完?
                                                                               
還是他因為有太多年沒和我說話,而怕被我誤解呢?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