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5日

北京之行(三)

同仁堂,嘿,我好喜歡那地方。
大宅門就是在說它的故事呀,
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同仁堂門口擺放著象徵正直的麒麟,
便說明了他在北京人心目中崇高的地位。

同仁堂,嘿,我好喜歡那地方。
大宅門就是在說它的故事呀,
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同仁堂門口擺放著象徵正直的麒麟,
便說明了他在北京人心目中崇高的地位。
一開始我們便遇上了一位像仙人一般的導覽中醫。
他順著走廊介紹中醫的博大精深,
不疾不徐的節奏感讓我們這群人聽的一愣一愣的。
講到的高潮處,他忽然丟出個問題:
「身體因為上了肝火的感冒症狀,如果你又喝了薑湯會怎麼樣阿」
我們正在思考之時,他便說:「會有生~命的危險」
「挖...」我們嚇得都後退了一步。

給醫生把脈是個有趣的經驗,像在算命一樣。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脈相,醫生算得出每個人不同的體質。
但台灣來的同胞掌完脈相之後都只問兩個問題;
「肥胖怎麼治呢?」、「隆胸有藥醫嗎?」
醫生也妙,「沒有」、「你不用」便打發了咱們這群現代人。

他們的醫術高明到什麼樣的境界?
他們讓喉嚨沙啞的Kiwi從曾志偉變成比莉姐,
再變回Kiwi,你說厲不厲害阿!
也難怪小瑋砸了八千多塊錢在那,
還說要回來開一個「同仁堂部落格」,
記錄每天吃藥的進度呢。


我們也去了滑雪場,最後真正選擇滑雪的只有我們五人小組,
分別是華華、小瑋、雅惠、Kiwi、我。
我們都挺有滑雪的天分,但爬上最高峰的時候,
居高臨下的感覺還是讓人腿軟。
不過順風而下的爽快感,簡直讓人想參加冬季奧運。
靠~不禁想去哈爾濱了,聽說那裡真是滑雪的勝地阿。

但滑雪的後遺症是因撥划雪杖而酸痛的雙臂、以及為了顧及重心而抽痛的小腿肚。
加上隔天登長城而導致的大腿前側拉傷,到了第四天我已經不能正常的走路了。
但登上居庸關是我們難忘的過程,
陡峭的地勢讓我們都以十分「孬」的姿勢上下爬行,
也不禁要想像當時為什麼這麼多人死在這。
我的老祖先(匈奴)當時應該也是怎麼這都登不進來的呀!
要不是吳三桂開門兒讓滿人進來,
我想這萬里長城還真是個堅固的城牆(The Great Wall)

當天晚上去了一個俱樂部,叫天龍源,
原本導遊是想讓我們去泡泡湯,
但我們大家都不想去,便到那樓上去吃點餐點。
沒想到進去都得換上統一的服裝,還得穿上他們提供的脫鞋,
我們也只好入境隨俗的換了。沒想到效果十足!!
整個俱樂部活像女子監獄,讓我不敢直視正在吃東西的其他旅客,
好像一個不小心看的過頭了會被抓去揍。
太神奇了...最後大家還「集體」穿著制服去觀賞雜記表演,妙。

最後一天去的天壇,是我最喜歡的景點了。
除了融合聲學原理,難度甚高的建築設計也成了中外人士喜歡旅遊觀光的地方。
在天壇公園的一個小角落,
有幾十個老人在那下棋、打牌、玩太極球,十分悠閒的感覺
最神奇的是,我真的親眼看到了幾個老人拖著一桶水、拿著一支大毛筆,
在地上練習書法!
他們寫的書法非常漂亮、什麼字體都有,氣定神閒的,讓人咋舌。
中國真的有許多國寶級人物阿。

先寫到這吧,
等等再來寫美食的部分。
美食才真是高潮呢!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