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5日

七星山週末充電行

(本文更新於2007/07/15  12:12)

記得之前我的大學同窗黃藝文同學曾說過:「出社會一段時間後,固定回去找找老同學相聚,可以將自己歸零,也可以重新充電。」我現在真的相信這句話,特別是在揮別同學會恐懼之後,也比過去更加珍惜這種既特別又難得的單純和快樂。

昨天跟電台同學會相聚,一行人吃吃喝喝聊天聊到十點多。今天則是和高中同學--由團長小椰子領軍、髒小龜、蔣爆龍、黃米志等四人--前往七星山,完成原本大家十分抗拒的「七星山主峰登山之旅」。


陽明山冷水坑上的七星山主峰,是台北市第一高峰,這可能對於登山好手來說是「一片蛋糕(a piece of cake)級」的山脈,但對於我們這群死上班族來說卻是煎熬。我跟髒小龜一共吐了兩次才到了主峰,見涼亭就休息,爬了共四個小時。一路上不停的被蔣爆龍拿來說嘴:「呴~快走喔,不然等等又有人要坐下來休息了」或是「快走喔~不然等等又有人要吐了。」可以說是相當賤。

但爬上主峰以後,看了腳底下的風景,便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因為風景真的很美,可以俯瞰整個台北市,還可以看到稠稠的、乳白色的「牛奶湖」,以及我們因為沒水喝了而十分渴望的水源--遊客中心!

只是到了主峰上因為蜂蝶成群(真的成千上萬!),它們不怕生的在我們周圍飛阿飛得,我們原本帶了包子等食物上山來,想詩情畫意地在登上主峰後開始享用,卻被這些蟲群們嚇得無法久留,還得不停的舞動身體才不會被蟲蟲侵犯。

上圖:只有不停的跳舞扭屁股,才能驅蟲阿!


下山的時候一直走下坡,我們腳都軟掉了,還要死撐著走,走到最後,竟然只要一停下來拍照,腳就不停的發抖。但最後因為太high了,邊抖抖抖邊唱歌打屁甚至打人,就這樣走下山了。其實抖也難免,而且我們穿得都很隨便,我跟小椰子還穿帆布鞋就上山了...碼的大姆哥超痛。
上圖:臉笑得很開心,其實腳都在抖!

晚上,我們去師大附近的一個德國餐廳「日耳曼小鎮」吃飯,很好吃很好吃,我喜歡他的豬腳、香腸、紅茶、多利魚。席間我們在延續著今天的話題:要找工作的黃米志遭遇面試難題,該怎麼辦?

小椰子分享了她的面試經驗:有一次她去面試一家公司,有英翻中的語言測試,那個公司給她一份文章,標題是「Global Warming」。

於是身為外文系畢業的她,不加思索的將標題寫為:




全球警告。

天哪!聽到這我已經整個覺得太爆笑了!最後那個面試的老闆跟椰子說:「你阿什麼都好,但就是要多看書啦。」

小龜也提供了一些建議。

小龜:「你一定要展現得很陽光很陽光,來,笑一個試試看。」
米志:「^_^"」他僵硬的笑了一下...

小龜:「...算了你還是不要笑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結束了飯局,我們到黃米至的秘密基地去唱不用錢的歌---伴唱帶卡拉OK又重現江湖。在坐公車去宇志家的路上,由於我們都是站位,髒小龜突發奇想玩一個遊戲:不要扶公車的把手,而是扶著彼此。於是我、椰子、小龜、暴龍一路上抱著彼此,狂笑狂跳,還在抖抖的車上半蹲自拍(腳依然也在抖!),太刺激!



總而言之,這真是一個有趣又充實的一天。
明天大家也要各自回工作崗位認真努力了!
加油!充電愉快!

更多七星山之旅照片,請參考這本相簿

【後記】

今年是我們認識第九年了,明年就真的邁入十年的大關。

昨天小椰子問我:「你想像一下,如果以後我們都有了小孩、有了家庭,還可以這樣躺著肩並肩聊天到天明嗎?」
我說:「可以阿為什麼不行?」
小椰子說:「可是我只要想到如果我爸一年有幾個週末會跟一些奇怪的叔叔阿姨去過夜,還都睡地上,我就覺得很怪ㄟ~」
蔣暴龍說:「這樣好像真的有一點。」他是個重父親尊嚴的爸爸。
我說:「這樣說起來是有點怪,可是只要我們都會固定去聚會,小孩子應該也會習慣吧。所以團長你以後就每年就是負責固定幫我們安排行程,讓我們可以一直有固定相聚的時間!」
小椰子說:「哼~我一定會幫大家規劃的!」

接下來應該還會有很多的十年,希望我可以一直就這樣,每年有幾次的機會聽你們嘰嘰喳喳的討論第一次、討論情人、討論價值觀到睡著,互相批評也互相包容,就這樣一直到四、五十歲吧!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