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4日

火山媽外傳--愛的表現

終於,大年初二,家人還是微微的吵架了。傷勢不嚴重,因為算是小範圍的吵架罷了。

這麼說也許有些病態,但越來越清楚這個火山家族的個性,每年這麼久久重逢在一起,總是會有機會想給彼此一些「建議」。這種家庭倫理劇場中會看到的戲碼,每年都會上演。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我甚至會開始預測起今年的爆發點是甚麼,然後跟可能的相關家人先討論一下打預防針。

就像阿媽常說我們這些人哪裡哪裡可憐,但我都會給阿罵頂嘴:「我們都沒有那麼可憐,想最多的人比較可憐。」呵呵,其實我某種程度也像到阿罵吧,成天想這個想那個的,還每天預演根本不會發生的各種情節…………

我是搞操環茹!

在我的劇本裡面,媽媽是最常出現的主角,畢竟她貴為火山媽,能不蟬聯寶座也難。例如今天晚上她心情好多喝了幾杯,她說她從來沒有醉過。我(向天借膽的)說:「妳醉了會怎樣?因為妳平常就蠻像喝醉的,小的分不太出來。」恩,是一種24小時內建發酒瘋機制的概念。

小舅舅其次,他其次的原因是因為他比較常上班,不在家機率較高,不然他的火力應該可以稱霸。

再其次,是大舅舅。阿公走後,大舅就很像一家之主張羅全家大小事,所以任何不公不義之事被他知道他一定會出來主持公道,宛如村子裡的大親婆一樣。只是這為親婆個性蠻衝,一不小心也會滅火變上火。

今年來得比較晚了,讓我心中一顆大石頭放下了,但今天我才終於發現,媽媽發酒瘋歸發酒瘋,卻是如此關鍵的角色。

她的一句「沒關係,媽媽回來了」,讓害怕的我頓時不害怕了;而她在酒國界打滾多年,也練就出穩如泰山的個性,男人發酒瘋時,她何時該說話、何時該出手、何時該去廚房切一盤菜出來緩和氣氛,她總是海派的取得平衡點。她也是孤單的小舅唯一放心說出心裡話的人,她讓阿媽變得可以做自己、放心被她照顧,她讓舅媽--家裡唯一的媳婦--在這個家中有更好的支持和陪伴。

我以前怎麼都沒有發覺:她幾乎是最瞭解全家人的需求的人!在這個重男輕女的家裡,她用她的方式默默愛著大家。

媽咪是個很特別的媽咪,也許薪水不是最多、講話不是最有理XD、又很愛簽大家樂,但在這個家裡誰都無法取代她的位置。


壓抑的家人們似乎總是需要一些出口,才能有更好的機會表達對彼此的愛,特別是每年這個難得團圓的時刻。

我們一起療癒出門在外一整年的傷口和對愛的渴求,好嗎?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