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

活在「想像的未來」

要去大陸工作了,也許是在六月。

之所以把「也許」加在六月前面,是因為時間目前是個變數,但,也許是七月、也許是八月,總之年中勢必會去大陸工作。所以,我開始數算著時間,也開始思考著該做什麼準備,好讓自己在「轉換」過程中可以俐落而不著痕跡。

這似乎是種強迫症。從小學的時候開始,每次要到美術教室上課前的兩節課,我就會先準備好我的鉛筆盒和彩色筆等相關文具,這樣一到那節課的下課,我就可以悠閒的踏到美術教室去,不用急急忙忙的收拾;長大了從廁所洗好澡出來,會為了絕不再踏進廁所一步,所有該做的洗臉、刷牙、尿尿、擦乳液等行為,都一次完成,還因此不再喝水,以免還得進廁所,讓轉換這件事功虧一簣。

這樣想想似乎有點變態,ㄜ,我其實並不討厭「轉換」,相反的,我還很期待轉換。只是,我希望我的「轉換計畫」是順暢而不拖泥帶水的。

因此,雖然年後根本忙得不可開交,但腦中還是約莫以每天30秒的時間,思考著關於「轉換」這件事。有業務的時候想業務,沒業務的時候就想著搬家等軟性議題。


但墨菲定律是否就是這樣:當你越不喜歡的事情,就越會出現。

去屈臣氏買乳液,一罐NT$299,加一元多一件。想當初我還做過這個活動首上市的記者會耶!佩甄穿一元硬幣做成的洋裝出場玩筷子夾一元活動,超酷的。沒想到三年後,我為了自己親手操作的活動猶豫:我要加一元買兩件嘛?這樣我會不會六月前用不完、到時候丟掉也浪費?

想買床上電腦桌,但只要想到我緊接著六月可能又要處理打包、搬家的事宜,就不禁浮現出「到時候還得上網拍賣掉這張桌子,處理起這類的東西,麻煩。」那還是先不買吧。

有欣賞的對象,我要主動一點嗎?但是我要去大陸工作了,到時候不是一切都要重來?



這種心態很熟悉,我們都曾在一片憂心後,以一種自嘲的方式說著「世界末日2012要來了!我們不要再存錢了!也不要努力工作了!反正到那天---大家都一樣!!!!」那樣的消極。

我討厭這種厭世的消極感,過一天是一天,現在一定有些技能也許未來用得到阿!所以,我才會決定今年要學會「深水游泳」和「水中開眼」,以對抗2012來臨的逆襲。

可是再怎麼積極,在面對「快轉學」這件小事上,我的生活卻也出現了上述莫名消極的變化,讓人猶豫著。



在我還沒放棄買好東西之前,也還沒找到答案之前,還好陳大個買了一台除濕機。張奇威的房間濕氣一直很重。那天,陳大個買了一台除濕機,放在張琦威的房間裡。

大個應該是不喜歡張琦威老是住在外面、很辛苦生活的人,所以張奇威問他說:「ㄟ,你買了這台,那以後我們如果要搬家,不是還要搬來搬去的嗎?」

陳大個說:「我只知道,你現在需要一台除濕機。



好感動。


於是,我還是加了一塊錢買了兩罐重重的乳液,我還是買了床上電腦桌而且現在正在使用它(讓它跟大家打打招呼,嗨~~),我還是認真的欣賞我欣賞的對象,而且盡量把握機會。

我只知道,我現在需要每天讓我更愛自己的乳液、讓我在床上也能讀經、打電腦的桌子、讓我偶爾自作多情一下感受甜吱吱氛圍的人。



陳大個用一台除濕機告訴我:『黃菲比,活在當下,而不是活在「想像的未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