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4日

那個總是無罪的年紀

看了電影「告白」,想起那段青澀的歲月,原來在傻笑和發白日夢之餘,還帶著點邪惡。不,是很多邪惡才對,連著看了北野武的「大逃殺」和「告白」之後,當晚就做了被追殺的噩夢,我不能笑笑說這只是一點點而已呀。

是,別說日本了,我們都曾這麼邪惡。十年前的「暴龍腳踏車失竊記」雖然根本就是小case,但已經有校園霸凌的影子在欸!那個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青澀」兩字帶過的歲月,我們到底幹過多少壞事呀?有多少個現在午夜夢回還蠻想上「超級任務」找人回來說聲對不起的朋友?

今天傍晚,從前鎮高中站走回家的路上,經過我的國中母校,想起許多過去在這個校園裡發生過的點點滴滴。也許跟校門口的警衛一句話都沒對談過,卻可以因為同學的幾個精彩萬分的故事,下次經過時多看警衛幾眼、甚至丟幾顆石頭,在他出來吹逼逼的時候在旁邊哄堂大笑;部份男孩們也曾因為別人的流行而彈拉過女生的肩帶、潑濕女生的衣服;曾笑過表現較低調或特殊的同學,或是,我們也親眼目睹別人嘲笑過…

青春期真是個容易被煽動的時期,這樣很壞嗎?倒也還好,只是我們都曾經可能讓幾位同學討厭來上課,讓幾位同學就像直樹的耳邊不停說著「失敗者~~~」,或是不知道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能否平安到家,而回到家是否平安,也不知道。

ㄜ,如果這個時代小孩會變得這麼可憐、或是這麼壞…我們還要不要生孩子?

如果我們,從現在就相信教育是每個世代、每個人、每個階段都有的「課題」,而非哪一方的責任、或有孩子的人才要思考的問題,也許這件事不會這麼沉重,我想。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