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2日

身體在說話

總是有一些時刻,特別能感受到身體在說話。


工作熬夜一夜沒睡,隔天並不特別累,反而像喝醉一樣,一直瘋狂的跟小椰子說我昨天沒刷牙。


跑步的時候,即便很累很喘,腳還是不聽使喚、而且幾乎無感的持續提起、往前、放下、提起、往前、放下,如此循環著,然後不斷往前。


發燒時,好像真的在體內打了一場戰爭。我到現在都回想不起來,那一路從高雄燒回來的我到底經歷了什麼。

我從懼冷到發熱,從抓著棉被不放、到不停的踢棉被,自己的身體變成有著明顯四季的氣候,雖然並不舒服反而有點折騰,但濃縮在一個晚上體驗著四季,感覺自己簡直就是真實活著的災難片。

戒掉咖啡後,竟然一點想喝的念頭都沒有,這讓我覺得好神奇。每次都在品味這種「為什麼真的沒有呢?」的感覺,然後一邊嚼著舌,試著回憶以前的舌頭的味蕾與現在有什麼不同。

過了喜歡聽著陳綺貞、望著遠方發呆、與悲慘的自己耽溺著的時光。那時一邊遙想著什麼、一邊體會著心裡一陣陣的刺痛。現在,不是感性不見了,也不是不再傷心了,而是漸漸喜歡自己的生活是淡定的,知道自己是為著「這一刻的自己」活著,而不是為著某些過去悲傷的時刻,來證明自己存在。

身體常常自己在這些時刻裡寫下了這些,真好,有機會幫她記錄。我喜歡我的身體。


夜深了,晚安菲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