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3日

空間與權力

有一本書,我很喜歡,是由心靈工坊所出版的《空間就是權力》,由畢恆達所寫的。這是一本很生活化,卻也很讓人嘖嘖稱奇的書。有時候太過生活化的事實常被我們忽略,當再度被提醒的時候,往往蠻震撼的...

書裡面有一個章節提到:「空間」常常是權力表現的方式,舉凡上課的教室(老師在前方講台上,學生全部朝同一方向,象徵教師的權威,但也隔出了單向、缺乏互動的知識傳授。)、美國洛杉磯自動灑水裝備的草坪( 防止「不合宜」的人停留在社區內,用空間控制弱勢族群的活動)、或是能力分班取消後,仍用教室前後的位置來分隔好學生或壞學生的教室,都可以看見社會權力的分佈。

但最近再度被震撼,是在辦公室裡。我發現隨著階層的不同,位置與方向也會有所暗示。

我們辦公室的電腦都是放斜的,也就是說面對電腦的時候,身體會轉向左邊或右邊45度,我的隔壁的同事,自然會看到我使用電腦的狀況。比方說,我的電腦如果是擺在我桌上的右前方,如下面這張照片:

則我左手邊的同事,就會看到我在收信什麼的。這樣的地理位置,其實也不會怎麼樣,而且上班其實要摸魚打混的時間並不多,所以一切也都還好。但重點是,通常公司安排座位,都會將我左側的人,安排為我的主管。這樣主管會比較知道我正在做什麼事情,比較好掌握工作的進度。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冥冥之中就覺得自己是被監視的,而且不能說「你侵犯我的隱私權」,因為他是你的主管,他要注意你的工作內容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從空間就可以看得出來,誰監視著別人,而誰又被監視。

後來今天去了集團內的另一家公司,發現他們更沒安全感,因為他們不是左後方有人盯著你看,而是正後方。人的眼角餘光最多也就170度左右(TBC),也就是說,監視者一直在後方從事他的監測行為,而被監視者完全無法察覺坐在他正後方的長官在打量什麼。所以,即使這不是我的公司,我也大概分得出來,誰是老主管、小主管、一般職員。

這樣沒有好、也沒有不好。只是突然發現:其實生活中真的很多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制度」,悄悄箝制著我們的想法或自由,而我們卻沒有察覺。或是已經被迫習慣、不去在意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