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日

Shit Dream

我做惡夢了,在星期天好不容易可以睡到飽的早上。
Shit...竟然是被這種夢驚醒。
不過它也可能是某種程度的「暗示」,
要我快做好心理準備的暗示。

煩躁,我星期天早晨的美好就這樣去了一半。



我問蔣暴龍說:「那時候我跟林X孝在一起,你有想過要詛咒我嗎?」
蔣暴龍說:「嗯...我應該有詛咒過你被車撞死之類的吧。」
我驚訝:「靠背,真的假的阿你~」
蔣暴龍:「應該是類似的啦,時間太久了,我現在有點忘記了。我只知道那時候很驚訝。」

雖然是不太一樣的故事結構,但我想,其實我應該也可以詛咒他的。
可是詛咒別人實在是太累了,要用盡全身的力量去憎恨才可以,
而心裡卻當真沒有希望這個詛咒生效。

我太嚴肅了,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聽自己的聲音呢?
很多事情模模糊糊的就算了,
詛咒可能也只是一個出口。
如果這是一個走得出去的安全出口的話。

真希望你過得很不好,三個月。
(一個假日清晨的鳥夢,可能會害死人。)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