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3日

天然腮紅

最近愛上了走路和跑步,
因為喜歡每次劇烈運動後,
臉頰上浮現天然腮紅。


總是會想到NIKE「我是一朵花」的行銷活動,
從「跑步」這樣一個簡單的運動,
可以衍伸出各種不同角度的自我檢視。

姑且不論這個活動的成功之處,
這個故事塑造了一個容易有共鳴的情節,
似乎也開創了除了「產品促銷」以外的可能性。

因為時機的關係,在看這本小冊子的時候,我對故事情節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我是一朵花」的小冊子中,
女主角狠狠的寫下被男朋友甩了以後每天的心情。
從第一天的大「X」,到三個月後又再度有了新戀情,
這中間的轉換,不只是女生重新找到愛情這樣簡單的故事,
女主角在感情挫折中,那股學習「面對」的勇氣讓我很感動。

她在約莫是分手後第七天的日記寫下(大意):
「終於敢寫下『分手』兩個字,有一種我是生還者的感覺。」

很幽默的女生。懂得自嘲。這種女生,我都想追了。
但她有這麼堅強嗎?其實也沒有,
她每天都在療傷,然後每天作一些生活上的改變,並且反覆跟自己論辯。
做瑜珈的時候,她跟瑜珈老師論辯自己做不到的動作為什麼還要去做的問題。
跟朋友聊天的時候,她又跟自己論辯某些相左的價值觀的問題。
她還是想著前男友,但她勇敢的跟自己說「I still miss him」。

後來,她遇到一個令他心動的男人,以及一雙慢跑鞋。
於是愛情就來了。

新的感情並沒有太多描述,但似乎是更能把握「作自己」的原則了。
而且是更受自己歡迎的「自己」。

雖然有明顯的置入性行銷牽引著消費者,
但是卻不是單純的廣告,我可以說它幾乎激勵了我療傷期後半段的鬥志。

當然我的慢跑並不是為了愛情,
只是喜歡「喜歡自己」的感覺。
當跑完步,看著自己臉上紅紅的腮紅,以及急速的心跳聲,
感覺自己的存在很令人(我)開心,
很多煩惱也自然被忘記了。

雖然我不是穿NIKE去跑步,
但我發現,
女生運動以後,不上妝也很漂亮。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