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4日

提醒:回憶休止

聽說憫子跟妮子分手了,乍聽之下有一種很想嗆到咳嗽的感覺,只可惜當時口中沒有水。好吧,我得承認我聽到的是事實,因為來自李泰屁的情報,應該錯不了。錯就錯在,大家誰也不敢去跟憫子確認就是了。

所以,頓時發覺:我真的從高三忠班畢業很久了。


他們是...高二在一起的班對。女的很像王菲,我想當時應該很多人哈她,結果被老實的憫子給追走(所以後來他們分手,蔣宗翰很快的說:「那我要趕快去追小妮子。」);男的老實的可愛,當時李泰屁還誇下海口說:「宗憫來追我我就答應阿!」總之是兩個討人喜歡的人,所以在一起以後雖然不是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但也沒什麼人要從中破壞干涉。...ㄟ...這樣講感覺好像他們不被祝福,唉,你們懂我的意思...

我記得三角寒暑每年出去,都會把大家認識的班對或校對確認一次目前的狀況,「宗憫跟小妮子還有在一起嗎?」有阿有阿,大家都此起彼落的說著,然後就會問:「什麼時候要分阿?」大家有鬧烘烘的討論著,因為沒有人敢相信這一對看起來兩個月就會分手的情侶竟然走過大學四年還繼續走。

說時遲那時快,他們就分手了,毫無預期(因為中間也很久沒聯絡)。

黃逼撥忽然覺得心裡酸酸的。可能是因為,他們是唯一殘留至今的高中美好的光景,可以說是一種古蹟。當古蹟、記憶、美好回憶的證據,一起消逝不見的時候,我忽然覺得很空虛。對啊,我都已經長這麼大了,人家也不能一直停留在原地...

透過周遭遠方朋友的轉變而發現自己長大的時候,其實蠻令人難過的。這大概就是「訪舊半為鬼」的感嘆吧?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