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4日

凱輪演藝事業所所長探訪記

凱輪在12月底的時候,因為唾液線囊腫開刀。生性嬌貴的她為了開刀這件事已經掉過無數滴的眼淚,我們幾個好朋友也從口頭的安慰她轉為熟練地遞面紙給她,沒事也會有幾個人負責恐嚇她。 

自上次她在我部落格留言表示,她無法正常的開口說話之後,已經有不少人問過我:「到底凱輪最近怎樣?」為了不負眾望,昨天我終於又不要臉的打電話到她家,要求探訪權。

凱輪:「可是我現在很醜ㄟ。」講話有點大舌頭。
菲比:「醜才要看阿,難得幾次可以看妳醜ㄟ!」
賣特:「對阿!」賣特在旁邊幫腔,最早發起要去看凱輪的是她。 

於是我們就約好了下班以後去看凱輪。(但也無風雨也無情的吳耀仁臨陣脫逃說不去,後來只有我、奇異果、王丁丁、郭凱西去看了) 

到了她家巷口,按照慣例我們又迷路了數回,好不容易找到對的巷子,洪凱倫已經走出巷口了。 

因為最近只能吃流質的食物的關係,她整個臉又更瘦了。她說她最近開始吃粥了,因為之前吃一份土司夾火腿要吃兩個小時,火腿還要切成小丁慢慢的吃,(切成..小丁?),太久了,所以她媽媽就改煮粥給她吃。但我們都覺得:她也太堅持了吧,都不方便咀嚼了幹嘛還堅持要吃土司夾火腿阿! 

她說在進入手術房的時候真的很可怕,因為有一排的人在那邊等著動手術。每個人的病症都不一樣,這個病床空了就會有人馬上補進來,讓她真正體會到身體健康的重要性。 進入手術房後,超低的溫度讓她心裡更涼,護士拿了一個氧氣罩叫她深呼吸兩口氣應該就會昏迷。她吸到了第二口,發現自己還是很清醒,她開始緊張了,她想著:「菲比的媽媽不是說數到8就會睡著嗎?怎麼我還是很清醒?」於是護士叫她再多吸幾口,忽然間她全身的開關都關掉了,開始做了一連串的夢。 

夢中,她夢到她在跟菲比交代事情、討論案子,討論到一半,就有人打她的手說:「洪千雯~洪千雯~可以醒過來了喔!」於是她就醒了。我的媽阿,連都進手術房了都可以擔心工作,拜託妳!放心的去美國吧! 

雖然凱輪嘴巴不太能動,但言談之間她愛演的個性依然展露無遺,眼神飄阿飄的,我想:表演終究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目標阿。 

在這裡也僅傳達凱輪姐給大家的一句話:咿~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阿!要好好保重身體喔! 

以上是精天組特派記者黃菲比在新生南路口的報導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