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30日

黑色幽默的松子的超能力

這個星期天,我看了一直很想看的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Memories of Matsuko)》。

這個離奇悲情的女人,「一路平順成長的她,畢業於優秀的大學、在高中擔任教職,卻沒想到在初任教師那一年,人生急轉直下,歷任多段感情:有暴力傾向的劇作家、嫖客、理髮師……甚至淪落酒店,還曾因殺人入獄。雖然最後與初戀男友重逢,最後還是落寞地死於公園邊境。」

正如網路上的介紹:「如果你以為這只是一部悲情的電影,那就……」


那你就錯了。


因為在看電影的當下,讓我覺得她根本就是日本的女周星馳。(而台灣的女周星馳是政大廣電系第十三屆的林云斐同學。)因為裡面的一些情節實在太惡搞、好笑,一邊為松子感到無奈心疼的同時,還是會笑到摳腳指。


看完電影,其實有很混亂的思緒,但是因為太過混亂(畢竟也是經歷了摳腳指與擦眼淚的混亂情緒),無法整理出什麼心得。現在,也還是整理不太出來。


但重新看了一些影評,電影網站上寫著「松子。活出100%人生的女子。」我開始不停的回想整個電影情節,想問的是:「到底什麼才是100%的人生?


松子在電影中的自白說:「小時候,大家都覺得自己的未來會閃閃發亮吧,但長大後,卻事事出乎預料。」是阿是阿,我們對自己的未來常常寄予厚望,要嫁個溫柔又帥的王子、要考一百分、要下班以後還可以去逛百貨公司;但長大後的人生,雖然好像從大人手上拿到了「決定權」,可以搬出去住、可以離家、可以自己賺錢、甚至可以拿錢幫助別人,但卻無法掌控隨時可能轉彎的命運和所謂的「意外」。


幾年的磨練(或折磨?)下,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對未來是否還充滿期待?


在松子身上,真的經歷了太多的出乎預料,但她到最終,也出乎意料的,始終抱持著一種近乎天真的單純,和對愛的期待。她是這麼樣的令人討厭、她是這麼樣的倒楣可憐,但她最後一個男人說:「她總是能原諒無法原諒的人,並且去愛。


對我們來說,無法原諒的,除了人,也許還有更多。那種「讓心復原」的能力,大概也是讓松子一直這麼樂觀、勇敢的原因吧。


松子羨慕她的好友,結了婚,並且有明確的目標。其實她不知道,她自己正是帶給其他人動力去期許目標的人:


中島哲也導演說:「因為想見松子,所以要拍成電影」。


主演的中谷美紀小姐說:「也許因為要演松子,所以才繼續當演員」。


劇中,松子的好友、姪子、她的男人、她的影迷,都被她神奇的魅力感染著。她其實很有魅力的。


我真的找到了人生目標嗎?大概...也沒有,但看完松子以後總覺得:無論我今天是要當小小上班族還是賣蝦的魚販,繞A路上班還是跑B路上班,胖胖的還是瘦瘦的,笨笨的還是聰明的,不同的生活,都會有不同的100% 演出,只要能讓心復原,誰能給你的生活定義和侷限呢?


除非你不想去嘗試。


所以,What is a life? 當你哪天不經意回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希望不是在絕望、挫敗的時候才想起。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應該可以更easy、更自在、更充滿期待。



很好,感覺又為我的胖胖找到台階下了,媽的。





P.S.

電影官網也很不一樣,有將花絮及導演的拍片象徵手法都做了說明,有興趣的大家可以看過電影後去逛逛,會有不一樣的收穫喔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