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4日

關於六個夢與呂彥芃的火花

六個夢 是我們公司的TA,生性爆笑,行事作風爆笑,表情動作也爆笑。由於她本名是「高婉君」(為保護當事人,以上姓名皆非原字),因此來公司實習的時候,我們都叫她婉君表妹,後來就變成「六個夢」,甚至有「老六」、「小六」的綽號出現。

呂彥芃 是最近都不太理我+對我很冷淡+已經變心的好友。生性愛裝酷,嗜好與專長是記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和人名,很多年前的我們在哪的場景說過哪些話,他都可以記得一清二楚。他一直以他能記得很多人的名字還有一些有的沒的小事而驕傲。

這也讓我想到:那死莊恆婷強調她的超強記憶,並不斷重複「關鍵字」的時候,也是這個雞歪表情。


一直以來,我都會跟呂彥芃分享我們精采公關的人事物,因此當我遇到六個夢這個很有趣的人,我也會跟呂彥芃說:「ㄟ~我跟你講阿,我們公司來了一個實習生,也是政大之聲的學妹,超級好笑的,她阿....(畫面漸漸模糊)」

於是有一天,當呂彥芃在政大遇上了六個夢....


六個夢:「嗨~學長」
呂彥芃:「ㄟ~~~!! 我知道妳!! 你就是那個那個~~bibo常常提到的那個.....那個...阿................七朵花 !!!」

七朵花。


七朵花!!!!


怎麼會有!哪裡來的七朵花!

後來六個夢很堅毅的說:「是...六個夢。」
哈哈哈,還要自我解釋自己的綽號,我的媽阿,超好笑但又超無奈的。

這下好了,一向自稱是記憶力達人的呂彥芃,他有什麼話好說呢?MSN上他是這麼解釋的。

呂彥芃:「哪有,我是比較會記本名好不好,我有記得他是婉君表妹,但想聯想到她的綽號時,只聯想到七朵花,我只記得是數字阿。」

但六個夢也針對這件事做出了回應:「我最近犯錯,都會直接認錯,因為我覺得:解釋太多,看起來都會像是在狡辯。

的確是。

解釋太多,看起來都會像是在狡辯。希望全世界的綽號,都能嫁個好人家,沉冤得雪。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