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3日

忐忑車

今天很忐忑。很興奮。很低潮。很緊張。

01.

瘋狂的提案著,瘋狂的投入了解每一個客戶,然後卻因為一些外在的因素而 no result。

我今天跟朋友說,我是...提案打槍王。

雖然吳邁特跟我說,不要老是把問題怪在自己身上,但是我還是懷疑是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才如此,不然這些客戶都這麼巧的不做嗎?還是我都講的太清楚了,沒有留一層讓人遐想的空間咧?


尚無法歸咎出這些的共通問題出在哪裡,也許就像今天為什麼會同意花很多錢租尾牙衣服是一樣的道理吧,鬼打牆。

一定有原因的,只是現在還歸納不出來。

02.

不曉得怎麼形容那種感覺,有點痛心ㄟ,但又不是到這麼失望、沒接到那些案子會死的程度,有些案子也不好做,但是阿,今天還是在回家的路上難過的掉下不爭氣的眼淚。

有一種將近一事無成的感覺。或是灰忙一場的感覺(因為沒到白忙一場,總是有些學習,但是也沒有狠狠的畫上一筆,這件事就這樣灰暗的結束了)。

03.

看朋友低潮也不是一件好過的事。

04.

之前與一位德高望重的天蠍座女性聊到天蠍座的陰暗面。雖然我沒有把星座奉為圭臬,但深深可以感覺到這位女性所說的:「那些陰暗面只能是陰暗面,因為許多人期待著一些你正面的力量,你就會一直這樣光亮亮下去。」

我想那是好強的天蠍座有的缺陷。

05.

迴光返照。

06.

那希望我是心情即將要大high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