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3日

你的溫柔

這是一個溫柔但百感交集的新年。

阿嬤的溫柔

那天把來電達鈴改成了張學友的「在你身邊」,原本只是因為覺得很好聽,但阿嬤聽了以後大喜,還說以後要常常打電話給我,就能常常聽這首歌,某次換成了別首歌時,阿嬤還跟我抗議說不准換!因此我就把鈴聲固定為「在你身邊」。

這首歌是韓劇《宮野蠻王妃》的主題曲,阿嬤是這部韓劇的忠實fan,每天看四次,重播的時間阿嬤都唸的出來,甚至連張學友的歌阿嬤也會唱。因此我過年在家都陪她看這部連續劇,看到最後連自己也上癮了。

在看這部連續劇的阿嬤,天真的像個小女孩。

「沒有看過像信君(男主角)走路這麼好看的人了~」
「信君真的是好帥ㄋㄟ」
在信君開始為女主角吃醋的時候,
「對啦~這樣才有男子氣概!!」
「很好看齁~我甲你說,他之前做得也很好笑,他還陪她去她娘家摘菜,哈哈」
然後阿嬤就再把劇情說一次給我聽~
「你的溫柔讓我逐漸深陷...這首歌真的很溫柔很喝聽~」


陪阿嬤看這部戲的時候,總覺得阿嬤年輕了很多很多歲。

回高雄前一天洗澡的時候,忽然很想哭,每次都是來匆匆去匆匆,說著一再重複的話,但總是這樣的,最後孩是依依不捨的回到台北,過著原來的生活。

我想我會很想念跟阿嬤 握著手,每天等九點一起看連續劇的這幾天。


媽媽的溫柔

媽媽愛生氣,今年她又跟阿嬤頂嘴了,而且還說了很多氣話。我跟阿姨在旁邊都不敢講話,後來跟媽媽出去的時候,才說了媽媽幾句,叫她不要老是講些會傷害阿嬤的話。

媽媽還是說了幾句辯白,但出乎意料的,媽媽從頭到尾都沒有生氣,只是話越說越小聲。

媽媽隔天,就忽然回雲林了。她打給我三通電話。

第一通,她說她要上去了。第二通她又打來,說阿嬤好像是心情不好,叫我要陪阿嬤去拜拜。

第三通,媽媽說,「阿嬤心情好點沒?跟阿嬤說媽媽知道錯了啦,齁,阿你也要保重。」

那是一座火山的溫柔,會爆烈,但當她低頭的時候,卻熱得像岩漿,緩緩流過你心底。



阿姨的溫柔

阿姨跟我說了她有男朋友了,這件事情她讓婉婷他們第一個知道。阿姨堅定的跟我說這件事,那個表情我記得很深刻。

我忽然覺得,也許我真的沒有當過媽媽,所以總覺得「那些問題」很好解決。但其實,總是有一些難以解釋的不安和不捨在其中,是我怎麼樣都難以體會的。

看阿姨有個人可以依靠,很替她開心,這是個轉捩點也是個新的開始,很希望阿姨的小朋友們也可以跟他一起努力,去適應新的生活,找出新的平衡。



婉婷的溫柔

婉婷ㄍㄧㄥ了很久,才願意跟我們出來,遺憾的是子榮還是不出來。剛開始一直覺得婉婷很沒種,為什麼跟媽媽和表姐去逛個街有這麼難跟爸爸報備,為什麼要這麼忐忑或心虛呢?我還在車上罵了她一頓,因為覺得她總是抗拒我們還是把她當一家人。

她只是一直說:你又不是我,你不會懂啦。

阿嬤煮了很多好吃的菜要給婷婷吃,但婉婷因為不敢跟爸爸說,因此還試在猶豫了很久以後,決定回家了。

但後來婉婷回家後,請她媽媽傳話說:對阿嬤還有婉茹姐姐很不好意思...不能留下來吃晚餐。

有些話,在霹靂火類型的連續劇中好像很容易聽到,而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但在真實的生活中,卻很難真的對家人說出口,無論那是不是很普通的一句關心、道歉、或感謝。

聽完那句話,我忽然很後悔罵了她。她一直都是這樣的俗辣,但其實也一直保有柔軟的心。其實婉婷還是知道我們的愛的,只是那些不安和不捨,她還沒有勇氣去抵抗或解決。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像,如果是我,必須回去爸爸那邊的親戚家,會是什麼樣的感覺?那種感覺果然被遺忘了太久,因此我差點強迫一個孩子做了讓她忐忑不安的事。

如何為家人設身處地的著想呢?我還需要學習。


即使是橫跨了三代,但她們卻常常讓我覺得,我們就像姐妹般親近。你們的溫柔我都放在心裡,雖然嘴巴上都沒有跟你們說過,

我有多愛妳們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